猫猫猫猫仔

微博:猫猫猫猫仔__墙头太多。
只会写傻白甜的文笔渣。
国产欧美通吃,动漫杂食。
RDJ本命,主all铁,虫铁虫,贱虫,hp双子罗赫,ST全员

【虫铁】【铁罐x荷兰虫】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吃的蛋糕的味道(甜短)

#甜饼文,段子手,专注傻白甜,MCU背景,漫画看的不多,ooc都是我的锅。

#不吃CP勿点。

#其实是去年本来写了一半的生日贺文一直没发……我……


Tony开着他新买的跑车行驶在城郊公路上,夜色开始降临。

该死,又到这个点了。他想。好像从小辣椒减少接手他的私人事务之后,从Javis的声音离开这个房子以后,他就没在暮色四合之前回过家。

刚刚去医院看望小罗,他恢复得不错,尽管还不太能走路,但,哦,他自己说的,他已经可以站起来,自由女神也不能如他般屹立不倒——好吧,这玩笑真是一点都不好笑。

Tony轻笑一声,左打方向盘。

复联总部……队长……民众……公司……如同这夜色,潮水般涌来,压得人透不过气。

Tony闭上眼睛,车载古龙水的味道微微地呛着鼻子,往事走马观花,所有人簇拥着他,所有人都离开他,所有人都说,Stark应该负责,好,好,那么他的伤痛谁来负责?

“Mr. Stark,日程提醒,今天是您的生日。祝您生日快乐。”甜美的女声把Tony拉回现实,他猛地踩住刹车,睁开眼睛,车载屏幕上闪烁着大大的“happy birthday”,虚拟礼花在车里绽放,跟着空调的凉风丝丝浸入太阳穴,不带一点温度。

“谢谢你,Friday。”Tony努力挤出一点笑容。

其实自己已经很老了,没错,对于一个超级英雄来说。他想。

他们的时间都还很长,他没有多少时间了,是,他才五十岁,可是他的心垂垂老矣。

战乱,和平,内斗,未来,有太多的东西要他操心,而他现在只是一个人了,朋友……朋友?毫无用处,又弥足珍贵。

他不愿意踩下油门,不愿意去那个空荡荡的家,也不愿意去面对他最爱的战甲。

“嘿,Tony,”他跟自己说,“明天的太阳不知道何时才能升起呢?所以不如去吃顿饱饭。”他往回开了一段路,去刚才路过的一个汽车餐厅。

 

漆黑的公路两侧,风呼啸着穿过灌木丛,不免有些凄凉,餐厅暖黄的光瞬间给人不少欣慰。

Tony把漂亮的车停进餐厅后院的破车库,绕了一圈走到正门,推开油腻腻的门把手,风铃立刻响了一声。

又小又窄的餐厅里稀稀拉拉的人还在喝着廉价的咖啡闲聊,每个人都在享受自己的轻松一刻,没人回过头看他。

只有一个带着服务生帽子的脑袋从收银台探出来:“这位先生,一位吗?”

是个年轻男孩的声音。

“没错——或者你愿意陪我吃个饭?”Tony摊开手笑着挑了个僻静的位子坐下,拿起皱巴巴的菜单开始看。

“吃……吃饭就算了……您等等!马上过来为您点单!”服务生匆匆忙忙跑过来,一路上差点被自己的围裙带子绊倒,样子又可笑又可爱。

Tony忍住笑,抖抖菜单点了一个汉堡套餐。

点完了,服务生一点反应也没有,Tony好奇地抬头去看,哦,一张熟悉的脸。

“S,Stark先生!您……您怎么在这种……”Peter激动得有点语无伦次,毕竟在工作中遇到自己的偶像,这种机会可不多。

“哦,”Tony耸耸肩,“没人做饭给我吃,一个老人前来感受一下社会的温暖——这个理由怎么样?倒是你……在这么偏僻的地方——穿这玩意儿——”他的眼光落在Peter身上花花绿绿的服务生制服上。

Peter脸上有点热:“啊……我是,是社会实践……”

旁边走过的另一个黑人服务生撞了他一手肘,挑挑眉毛:“对,这个兼职我介绍给他的,这里十分缺人,但是薪水很高。”

Peter显得有点儿窘迫。

“明白了,勤奋的孩子,社会实践不错,恩……所以去准备菜吧?我的肚子可已经在抗议这位可爱的实习生了。”

“啊!好的您稍等!”男孩子一溜烟跑了,干净的黄褐色短发扬起来又落下,像极了这个年纪不安分的心。

真好。Tony撇撇嘴。一个年轻美好的孩子,他是幸福的。他的家,自己去过,旧得不行,但是和他本人一样可爱。那是一个真正的家,有晚安,有吵闹,有难吃的点心,有爱。

他摇摇头,可那又不是他的家。

 

Peter在厨房里千叮咛万嘱咐厨子快速做好套餐,认认真真端到桌边的时候,发现Tony上洗手间去了,手机和钱包大大咧咧地摆在桌面上。手机正在震动,屏幕上闪烁着各种各样的短信。出于好奇,Peter把眼光挪过去看了一眼——“Hey Tony,生日快乐!来自Nick。”——等一下,生日?!Peter拍拍自己的脑袋,记起来,去年这会Stark先生邀请大家去他的豪宅吃过饭,好像就是为了庆祝……生日……生日!天哪,他居然忘了他的生日,真该死,他今年过生日的时候Stark先生可送了一份大礼呢,不然自己怎么能正大光明地参观到他奇妙绝伦的工作室呢?Peter抓耳挠腮,这样的生日过得好像凄惨了点——啊不,他好像也不该用这种词形容——自己总得为Stark先生做点什么吧?

Peter钻进厨房,厨子斜了一眼他,不耐烦地唠叨:“马上就要打烊了,还有新客人?小鬼,我可是要下班了……”

“能请您做个蛋糕吗?我认识的一位客人今天生日,您能做生日蛋糕吗?价钱从我的薪水里扣——应该也不会……很贵吧?”

厨子脱下围裙往桌上一摔:“我下班了!孩子!自己动手吧!冰箱里有蛋糕胚和奶油!”说完哼着歌走了。

Peter无奈地去料理台旁边洗手,一边洗一边想,希望Stark先生最好不要把蛋糕摔在自己的脸上。

 

Tony回到桌边,查看自己的短信和邮件。生日祝福……生日祝福……生日祝福……日程提醒……生日祝福……会议流程……生日祝福……合同……他“啪”地把手机扔在桌子上,用手撑起头。

所以,这个生日就这样和这盘汉堡与薯条一起见鬼去吧!

他抓起汉堡往嘴里一塞,咬了一口。

油腻的芝士混杂着似乎是有点过期了的牛肉味道直冲鼻腔,面包干巴巴的,酸黄瓜酸过了头,这一口在嘴里翻来覆去也不知道要不要咽下去。

好吧,Tony心想,刚才的话我收回,我还是回去喝上一杯比较好。

他整整领带想站起来,一只手搭在他肩上按住了他。

抬起头,一个堪称迷你的蛋糕装在一个看起来就不怎么干净的盘子里端上来,奶油看起来是刚刚涂上去的,感觉十分粗糙,上面用果酱歪歪扭扭地写着:“祝无所不能的Stark先生,生日快乐!”还插了五根劣质蜡烛,火光后面一张紧张兮兮的脸,正渴求似地看着他。

Tony瞬间懂了,不过这个蛋糕实在是丑得让人睁不开眼睛,好吧,他笑起来,示意让Peter坐下,然后拿下他头上的帽子,盯着他的眼睛说:“感谢你,Peter。你还记得我的生日,呃……这种让人心情复杂的日子。”

Peter没好意思说自己是看了短信才知道的,赶紧点上蜡烛:“Stark先生,许个愿吧!”

现在谁还玩这种老套又无聊的幼稚游戏?Tony内心翻了个白眼,不过看着男孩子脸上兴奋的雀斑,还是老老实实地走了个过场,他用力吹熄蜡烛,用勺子大大挖了一勺尝了尝。

嗯……味道……很奇妙。

但不管怎么说,奶油、鸡蛋和面粉混合着滑下去的感觉,腾升出一股异样的温暖。

Tony的心跳猛地快起来,撞得胸口微微发疼。

他抖掉西装上的蛋糕屑,拍拍Peter的背,故作轻松地说:“都八点了,我送你回家吧,亲爱的小朋友?”

 

车发动了,Tony突然想到什么,转向正在认真低头鼓捣电脑控制系统的男孩子毛茸茸的脑袋。

“Peter,你想知道我许了什么愿吗?”

“我猜不出。”

男孩子老老实实回答。

“希望下一次生日,能有人邀请我去high……什么方法都可以,只要是开心的,你看,一个老人家需要一点人文关怀。”男人顽皮的语调,不知道是不是开玩笑。

男孩却认真起来,正襟危坐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Stark先生,不用下一次,这次就可以,您愿意来我婶婶家……呃……尝一尝新做的点心吗?我是说……我觉得你每次来我家的时候,总是笑得最开心的……”

男人点点头,无声地笑了,一踩油门,汽车滑入满天星光。

“哦对了,点心就不用了,喝杯咖啡就行。”

“您又在嫌弃梅婶的点心……”

“不不不不,我只是吃饱了,蛋糕很好吃。”

“真的吗?!那太好了!我第一次做蛋糕,您知道,我……等等,可是您只吃了一口!”

“别担心,我只是想把它存放起来再次回味。你看,在里面。”

说着把手边的纸袋递过去。

“嘿!我就知道!您不会明白我差点把蛋糕给搞砸了,我告诉您这个奶油非常棒……”

男孩说着手指沾了一块放进嘴里。

 

下次还是送家里的小饼干吧,至少不会吃死人,恩。

Peter郑重地想。

(END)


评论(2)
热度(84)

© 猫猫猫猫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