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猫猫猫仔

微博:猫猫猫猫仔__墙头太多。
只会写傻白甜的文笔渣。
国产欧美通吃,动漫杂食。
RDJ本命,主all铁,虫铁虫,贱虫,hp双子罗赫,ST全员

【毕深】剪刀 (非原著向小段子)

【一个非原著结局的故事,非原著向非原著向!都是自己发挥的!所以ooc都是我的!第一次写不好不要打我QUQ】


1950年的春天,黄浦江畔风和日丽。

解放了的上海,洋溢着温暖的气息。

陈深正坐在办公室里,捧着一杯茶发呆。

“陈队长!”外头有人叫他,“帮帮忙出来剃个头啦!”

组织里新分来的一批党员干部,都是毛头小伙子,和陈深闹成一片。

“来了。”陈深带上工具出门。


洗了头,围上布,陈深去摸剪刀。

摸到一把有点沉的,他掏出来刚想上手,一看,不对,拿错了。

这是一把有点生锈了的剪刀。

刀刃口上污迹斑斑,沾满了黑色的脏污,一直蔓延到把手上。

是血。

是毕忠良的血。

陈深伸出手指头,轻轻拂过刀刃口的黑色污迹。

他想起毕忠良被围捕的那一日,他激烈地反抗,挟持,迸裂,一触即发。

他还记得这把剪刀插进毕忠良喉咙里的时候,他的血是这样地喷射出来,温热的,鲜红的,黏稠的,流淌到手心里,仿佛要困住自己。

毕忠良软软地倒下去,他的嘴张开着,发不出任何语句,像一只破败的风箱撕心裂肺地拉扯着,响着,然后无声。

直到断气,他一直一直死死盯着陈深,眼神里有读不出的太多东西。

陈深没有看他,轻轻地拔出剪刀,转身离开。

一步一步,他一步都没有回头。他手里紧紧握着那把剪刀,上面有过毕忠良的头发,很多人的头发,很多岁月,现在只有毕忠良的血。

陈深痛苦地闭上双眼。


“陈队,干嘛呢?”

陈深回过神来。

他把那把剪刀放在手心,摸了摸,然后拿了一块干净的毛巾,仔细地把它包裹起来,放进自己西装的贴身口袋里。

他又取了一把崭新的剪刀,走向同事。

卡擦卡擦,安静的房间里只剩下一种声音,卡擦卡擦。

阳光从陈深背后洒进来,罩在他身上,很温暖,暖得让他觉得,心里有什么冰封很久的东西,突然在融化,慢慢地,全都化了,不见了,只剩下一个淡淡的印渍。

有些什么被毁灭了,为了信仰,有些什么被留下了,为了爱情。

评论(2)
热度(37)
  1. 摘下星星送给你猫猫猫猫仔 转载了此文字

© 猫猫猫猫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