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猫猫猫仔

微博:猫猫猫猫仔__墙头太多。
国产欧美通吃,动漫杂食。
RDJ本命,主all铁,虫铁虫,贱虫,hp双子罗赫,ST全员

【一八】喵 (一发完)

私设……ooc……注意……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这个梗……有撞梗抱歉……



张启山捡到一只猫。

通体雪白,褐色双瞳,毛发干净顺亮,公的。

脖子上还用黑绳挂了一小块红玉髓,是他自带的。

在矿山捡到的,如此漂亮的猫,想必是哪个主人钟爱的宠物,一时恍惚走丢了。

张启山在原地等了半天,没人来寻找,就想走了,他还急着回去处理公文。

裤子被谁拉住了。

张启山回头一看,猫扯着他的裤腿,大眼睛雾蒙蒙,依依不舍。

张启山心软,让副官带回去,反正多一只猫,又不是多个媳妇,养着还不简单吗。

猫窝在副官怀里,目不转睛地盯着张启山,叫唤了一声,百转千回。

 

张启山开始养猫。

开始伺候猫以后他才知道,伺候的不是猫,是祖宗。

张启山永远都在猫揉着自己肚子的清晨醒过来,在猫蜷在自己的手臂弯里的深夜睡去,猫俨然成了床的主人。

张启山要洗澡,猫施施然进浴室,蹲在门口看他沐浴,霸占着张启山最私人的时间和空间。

张启山批写公文的时候,猫爪给文件盖章,一踩一个梅花印,自然,文雅,得意洋洋。

猫才是长沙最凶的布防官,张家猫最大。

 

时间长了,张启山感觉有点烦。

干嘛带猫回来?真后悔。



有天管家没把门关好,猫走丢了。

真好,张家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满是抓痕的沙发换掉了,咬破的窗帘也换掉了,张启山粘满猫毛的外套也可以好好洗干净了。

没有了猫,张家还是张启山最大。

他开了瓶红酒,喜滋滋地喝了睡觉。

躺进被窝的时候,他习惯性地一摸,那个温温热热的毛球团不见了,床里面温度一下子降下去了。

这一夜,张启山居然没睡着。

早上起来吃早饭,张启山喝牛奶,剩下的半瓶子往小碗里一倒,弯下腰去喂猫.

哦,猫没了。

张启山的手和碗留在半空中,拿不起来,放不下。

张启山觉得自己特别犯贱,这才过了一天,他居然开始想念那只破猫。

真烦,他把膝盖上的暖手毛毡往沙发上用力一扔,这玩意儿不是活的,不像猫能伸出小舌头,舔舔他的手。

 


张家亲兵出动了,满长沙找一只猫。

通体雪白,褐色双瞳,毛发干净顺亮,公的。

张启山在家里焦急地等,哪怕猫有九条命,他每一条都心疼。

副官来报,说猫找着了,在一条小巷子里。

小巷里一个小小的算命摊子,招招摇摇地写着“一卦准”,只见猫蹲在桌子上,摆弄一只破旧的罗盘。

算命摊子没有算命先生,只有一个小伙计坐在一边看书。

张启山问他,算命的呢?

我家先生云游四海去了,近日不开张。

哦。猫是你家的吗?

不是,不过这猫听说可是仙人,能通人性,鬼精鬼精的,比人还聪明呢,小心被他掌控。

是仙人,那更要回家供着。

张启山抱着猫,心满意足地回家,猫在怀里睡得稳稳当当,紧紧抓着张启山的呢西装。

 

失而复得,自然是宠爱非常。

每每抚摸着猫脊背上的柔毛时,心里像过了电一样酥麻战栗,屡试不爽。

张启山开始怀疑自己迷恋上一只猫。

是不是已经疯了?

真的是被掌控了吗?

猫看着他,天真无邪,自然可爱,褐色双瞳似两口深井,似乎跳下去,万劫不复。

猫摇一摇头,脖子上的黑绳微微晃动,红玉髓叮铃作响。

 

一个清晨醒来,猫又不见了。

张启山疯了一样地去找,翻遍长沙。

然而并没有找到,不见踪迹。

深夜疲惫地回到卧室,他睡不着,给自己倒一杯红酒。

红褐色的液体不小心洒到被子上,他拿手帕去擦,一晃神看到床里躺着一个人。

穿着月白色长衫的少年,不过二十一二岁,一头短短的黑发整洁干净,蜷缩在被褥里,戴一副玳瑁圆框眼镜,一双明亮的大眼望着他,眼神似曾相识。

张启山一把抓住他,看到他脖子上的黑绳,和红玉髓,他的眼睛瞪大了。

“你是?!”

少年的笑容天真无邪,露出一粒尖尖的虎牙。

“半年前在算命摊给你算过一卦,还记得吗?”

“等了很久,终于又见到你了。”

他温柔地伸出一双手。

“我的主人,你今天还没喂我呢。”


(完)

评论(10)
热度(199)
  1. 鸡腿子(ง •̀_•́)ง猫猫猫猫仔 转载了此文字

© 猫猫猫猫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