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猫猫猫仔

微博:猫猫猫猫仔__墙头太多。
只会写傻白甜的文笔渣。
国产欧美通吃,动漫杂食。
RDJ本命,主all铁,虫铁虫,贱虫,hp双子罗赫,ST全员

【八土】【齐铁嘴x大土司】恰好 (甜饼一发完)

对你没看错就是这对邪教

好久不写BG,写的不好不要打我……


 

眼前的男人正侧着头,闭着眼睛,眉头微锁,掐着手指仔细算着。

夜风穿堂而过,烛火轻轻跳动,男人的脸,白净俊秀,在这个寨子的房间里,显得有那么点不真实。

时怀婵看着他,有点恍惚。

不是没有见过有貌有才的男人,也不是自己小儿女心态,然而这样一个面如冠玉,儒雅斯文,却有一身胆识,运筹帷幄的男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什么时候开始动了心的呢?她不知道,可能是困在野外破不了阵的时候,他的出手相救?也可能是躲在破庙被黑苗跟踪的时候,他的神机妙算?点点滴滴,都一一深埋在时怀婵心里,生长成一份隐秘的心事。

早亡的丈夫,早夭的孩子,族间的争斗,她以为所有的温柔都已经离她远去,她不再是那个细腻、温柔、小儿女情态的少女了,她已长成大吐司。

然而这个男人却恰好在此时带着神秘闯进来,为她的无措做一块盾牌。

他用笃定的语气告诉她:“你尽管放心。”

你尽管放心。

比不上什么绵绵的情话,却有着无法比拟的重量,压在她心头,压得她焦虑、欢喜、羞涩、喘不过气来。

于是开始寻他,寻他每一个可能的身影,他的思索,他的指点,他的焦急,她都一一用眼神熨过,既兴奋又期待。

有时候他会回应,只是转瞬即逝而已,可他会回应,眼神一样的温柔坚定,目光灼灼。

他也和我一样的心事吗?时怀婵常常会问自己。

可是当他把自己推给二爷的时候,她是真的生气了,却也只能羞涩笑笑,敷衍过去。

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不开窍啊?

她发愁。


“大土司,深夜议事,夜宵已备好,要端上来吗?”

安静的空气突然被侍者打断,时怀婵愣了愣,马上回道:“可以,拿上来吧。”

转头朝向正在算卦的男人,温和地问:“齐先生,为佛爷的病想了这么多法子,一定饿了,请用些点心吧。”

齐铁嘴停下手中的纸笔,咧开一个灿烂的笑容:“多谢大土司,可真是饿了。”

说着伸手去拿盘子里的点心,张嘴咬了一口。

时怀婵见他眉头很轻微地皱了一下,然后又舒展了。

“怎么,先生觉得点心,不太合胃口吗?”

“不是不是不是!”齐铁嘴忙忙摆手,“这点心好吃得很,没什么问题的。”

“……大土司,其实八爷他吃不惯辣的……”张副官在一旁小声嘟囔了一句,被齐铁嘴踹了一脚,马上闭嘴不说话了。

“吃不惯辣的?”时怀婵很是惊讶,“你们不都是长沙来的吗、据闻长沙百姓嗜辣,我这几天才命厨房都做辣的,怎么会吃不惯呢?”

副官也不管齐铁嘴再三暗示他的眼神,抢着开口:“话是这么说,但八爷他呀,其实从小不怎么吃辣,他呀,爱吃甜的!”

齐铁嘴见没拦住这呆瓜的快嘴,只好挠挠头,歉意地笑笑:“没事儿,这准备了什么,那我就吃什么呗。”

“不必,”时怀婵突然站起来,欠了欠身子,“请你们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留下两个男人面面相觑。

过了两刻钟,时怀婵回来了,端着热气腾腾的蒸笼。

齐铁嘴掀开一瞧,哟,是一笼子香甜的糖糕。

“我自己做的,你们尝尝。”时怀婵有点不好意思地把手放在背后。

“大土司自己做的?”齐铁嘴一见了喜欢的吃食,欢快地伸筷子去夹,平时斯文儒雅的架子全丢掉了,眼睛里溢出来满满的笑意,嘴巴填得鼓鼓的,像个可爱好捏的小宠物,肚子塞满了,就是实在的满足。

一天都没有好好吃饱饭,这会儿是真的饿了,齐铁嘴风卷残云地吃完了,心满意足地摸着肚子,副官则去院子里透气了。

“好吃吗?”

“好吃。”齐铁嘴又笑了,露出俏皮的虎牙。

“像你们汉人家里的味道吗?”

“很像。大吐司怎么会做这个呢?”

时怀婵没有回答,看了他一会儿,突然靠近过来一点,歪着头微笑着说:“齐先生嘴边上沾了好多碎沫呢。”

齐铁嘴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他只能看见这个女人漂亮的脸越贴越近,近得连她的睫毛都可以数出来,一根,两根,好长的睫毛,很美,她的脸上没有一点瑕疵,光滑如玉,她的眼睛,传递着一种不可名状的情愫,她……

齐铁嘴差一点要跳起来,只见她伸手取帕子在自己嘴角轻轻一拭,说:“好了。”又淡淡坐了回去,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如果发生一点儿,可能,也是好的。齐铁嘴心里想。

他手心里攥了一把汗,他谁都没有说。

 

齐铁嘴要带佛爷走的时候,时怀婵心中酸涩,但她什么都不能说,这个男人,终究是属于九门,属于那个城的,他有他的使命和责任,她不能留下他任何东西,至少现在不能。

现在不能,那以后呢?她不知道还有没有以后,如果这个男人对她有一点点什么的话……他对自己,恰好会有一点点留恋的话……哪怕一点点……

她很清楚,她没有敢奢望什么恰好。

她的齐先生,可能永远是齐先生,而不是先生。


一行人要上车走了,时怀婵赶上去,提了一篮糖糕拉住齐铁嘴,小声说:“齐先生,这个,你带去路上吃吧。”

齐铁嘴转过身,低下头无声地笑了。

他说:“谢谢,我不要。”

她的心一下子冷下去,“为什么?”

然后,她听见他用很温柔温柔的声音,很低很低地说道:“因为怕想你。”

 

(完)


评论(21)
热度(67)
  1. 引一曲微尘迁猫猫猫猫仔 转载了此文字
    呱唧

© 猫猫猫猫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