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猫猫猫仔

微博:猫猫猫猫仔__墙头太多。
只会写傻白甜的文笔渣。
国产欧美通吃,动漫杂食。
RDJ本命,主all铁,虫铁虫,贱虫,hp双子罗赫,ST全员

【九五】咖啡 (小段子一发)


狗五喜欢喝茶。

都匀毛尖,或是君山银针,总之,他爱执一把半月紫砂,烫一遍水,撒一撮叶子,再注入滚水,茶香袅袅,茶汤清冽,回味甘甜,最适合在前院里抱狗晒太阳的时候喝,配一碟花生米,悠闲自在,对,隔壁家的老八也好这口,这才称得上是雅趣。

哪像那个解九喜欢喝咖啡?

呸,咖啡是什么鬼东西!

狗五顶看不上这洋饮料了,满大街的广告,男男女女小情侣,都在咖啡店喝这玩意儿,看着混混沌沌的,污泥水一样的东西,会好喝?

偏偏解九还给他推荐,说好喝的很,让他试试。

“咖啡的醇香和苦涩,是很清醒的味道,也很让人沉迷。”解九这么说道。

“迷你个头!”狗五搂着三寸钉,毫不留情地表示拒绝,“我绝对不要喝这种东西!”

解九只是笑笑,没说什么。

 

狗五去齐铁嘴的堂口串门,一进门就见小满在打扫前厅,随口问道:“你家当家呢?”

小满恭恭敬敬地说:“当家的去佛爷家了,估计过会儿就回来了。”

嗬!这个齐铁嘴,又去张启山家里跟他黏黏糊糊了,俩人好得跟分不开似的,干嘛不住到一块儿,去一次张家就见一次张启山给他喂吃一桌子零嘴,齐铁嘴都快变成齐满嘴了,整一个宠妻大魔王,自己抱着只狗,俩狗站那儿真是多余。

正想着呢,齐铁嘴推门进来了,一看他小腹微凸,脸上还有没擦干净的渣渣,就知道一定是吃多了。齐铁嘴一见狗五来了,笑嘻嘻地跟他打招呼:“哟,老五你咋来了?”

“干嘛,不能来啊?嘿,看你最近胖的,又在佛爷家吃什么稀罕东西了啊?”

“哪里胖了哪里胖了!”齐铁嘴很不满地嚷嚷,“今天就是去佛爷家喝个咖啡吃块点心!”

“喝咖啡?”狗五吓得差点把手放进狗嘴里,“你不是也特别拒绝那玩意儿吗?说一点都没有文化内涵。”

“还好吧,因为佛爷说好喝,”齐铁嘴脸上暖意融融,“那我就试试呗,你别说,还行。”

“佛爷说喝你就喝,这么没劲。”

“诶你不懂,人家喜欢的,你也要试着去接受,这样以后能谈的话题也多了,也是对人一片心意嘛!”

“……”

狗五被噎住了。

老八说的,有点道理啊。

解九喜欢,我也可以稍微……稍微试一下嘛。

狗五有点心痒。

 

第二天狗五去找解九,一到解语楼,才得知解九正好出门了。

狗五只好悻悻地在客厅坐下来,百无聊赖地翻着下人端上来的各色点心。

“你们都下去吧,不用伺候。”狗五觉得有人站身边盯着挺烦,挥挥手让人都下去了,自己一个人呆着畅快。

他的眼睛在房间里瞄来瞄去,观察着房里的摆设。

啧,这猛虎下山图一看就知道是张启山前几天送的,霸气十足,根本就不是解九的风格,诶,这幅墨宝,一定是二月红给赠的,有汉唐之风,哟,这个桌上的小茶杯……

狗五眼前一亮,看到小茶几上摆着一只漂亮的新茶杯,镶金边的珐琅彩杯三件套,画着蝴蝶的纹样,精巧剔透,煞是好看,想必是解九新买不久的,自己之前都没有看见过。

狗五忍不住上前端起茶杯想看个仔细,发现杯子里面有东西。

一杯黑棕色的水。

恩?这是什么?

狗五端起来凑到鼻尖,闻一闻,算了,自己闻不出来,一摸杯壁,还是热乎乎的,刚煮好的吧?到底是什么?

他突然想起来,这是不是就是咖啡啊?

这么好看的杯子装的,想必是好东西嘛。

想着就端起来喝了一口,又苦又涩,但是咽下去以后,回味还有点……怎么说,醇香?

狗五想了想,又喝了两口,觉得好像也还行?

左等右等解九还不来,狗五就先回去了,临出门了还嘱咐下人:“注意点儿,别说我来过啊。”

 

解九这几天一直纳闷,狗五怎么不来品茶下棋了,连去二月红家打马吊都不去了。

于是他决定去吴家看看。

吴家管家说,老爷在床上休息,起不来。

起不来?解九有点慌,这是怎么个事儿啊?

一见到狗五,只见他脸色枯黄,精神不济,蔫蔫地坐在床头看书。

抬眼一看解九来了,正想笑,突然变了个脸色,把手里的书啪一声扔过去,扔了解九满怀。

“怎么了这是?”

“骗子!”

“我怎么骗子了……”

“你还说咖啡好喝!”

“你喝过了?”

“难喝!不光难喝!还拉肚子!”

“拉肚子?你哪里喝的?”

“就前几天,去你家看到桌上有,我,我就喝了!你是不是想毒死我!你说!”

“……你喝了那个?我说怎么少了……”

“怎么!不给喝啊!”

“……那个是洗胃用的泻药。”

“哈?”

 

下次见到齐八爷,一定要灌他两壶泻药。

狗五忿忿地想。

 

 

(完)


评论(7)
热度(69)

© 猫猫猫猫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