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猫猫猫仔

微博:猫猫猫猫仔__墙头太多。
只会写傻白甜的文笔渣。
国产欧美通吃,动漫杂食。
RDJ本命,主all铁,虫铁虫,贱虫,hp双子罗赫,ST全员

【一八】齐八爷的私塾 (一发完)

稍有一些ooc,全搞笑向~

 

 

齐八爷办了个私塾班。

教国学,教书法,顺道还教点风水学,一期三个月,二十大洋。

齐八爷很享受当老师的感觉,一个教书先生,怎么都比算命的感觉风雅很多,看着手下一群毛头孩子磕磕巴巴地念书,已经可以想象自己桃李遍天下的盛景了。

难得张启山还挺支持他的教育事业,还拉了不少朋友的孩子也来凑热闹,熊孩子们没人带,有个齐八爷看着,算是落个清净。

齐八爷倒也不含糊,三尺讲台,为人师表,凭着一张铁嘴侃侃而谈,几分耐心谆谆教导,把小子们都给唬住了,天天奔着要来听齐先生讲唐诗宋词和五行八卦,还听得津津有味,带了几批学生反响都挺不错。

这不,张大佛爷的各路亲戚也托来孩子,说要来聆听大师传授,其中,有张启山的小外甥女张小天。

张小天,今年芳龄十岁半,听说亲娘要送自己去听什么大师的课,吵着闹着不肯去,小老虎一头,差点没把家里挠个底朝天。

小舅张启山接到求救电话,无可奈何地来接人,硬是把小老虎押上了开往齐八爷家的汽车。

小老虎一进齐家门,警惕地四处查看,生怕教书先生是个张牙舞爪的大魔鬼,上来就生吞了自己。

“哟,佛爷,您这是贵客临门呀!”听到动静的齐八爷提着长衫就从内堂出来了,笑吟吟地迎上来。张小天躲在她小舅舅风衣后边,探出一个头,瞧见这位教书先生走过来。

咦,原来不是个古板迂腐的白胡子老头儿,也不是个凶神恶煞的黑面大汉,竟然是个笑容谦和,温润清秀的公子哥哥。公子哥哥和小舅舅差不多年纪,一头高,站在一起就像一幅工笔画儿,真好看,特别是公子哥哥,就好比个白衣翩翩的仙人,踩着仙云就下凡来。

张小天目不转睛地盯着齐八爷的脸,都忘记了害怕。

张启山一把拉出外甥女,摸了摸头,推给齐八爷:“老八,这是我堂姐的女儿张小天,她娘说了,太闹,送你这管教几天,学学文化。”说罢挤出一个“这小祖宗交给你我就放心了科科”的表情。

齐八爷笑眯眯地接过萝莉,仔细打量,张小天穿着一身最时髦的小洋装,烫着小卷发,一张小脸像极了张启山,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神情,也是如出一辙,煞是可爱。

萝莉大眼睛一转,开口就问:“你是谁?”

“我?我是你齐八爷,你该叫我齐先生。”

萝莉大眼睛又是一转,“齐先生,你有家室吗?”

齐八爷温馨的内心轰然倒塌——我的个亲娘啊,这小丫头心里是星辰大海深不可测啊!

不过萝莉猛归猛,萌还是挺萌的,并没有张启山说的那么凶险,乖乖地跟着齐八爷进内堂熟悉环境。

张小天的手被齐先生握着,满心欢喜,先生身上有淡淡的檀香味儿,和皂角的味道,好新奇,先生的手又大又软,指尖微凉,四月的天,张小天的手心微微出汗。

齐先生给她耐心介绍了课堂环境和课程安排,发了课本笔墨,然后放下她自己看书,就出去招呼客人了。

张小天哪有一刻钟能闲着呢,丢下课本就爬到桌上了,一眼就瞅到旁边香案上的瓷花瓶儿,兴奋地要去抓着玩。

齐八爷招呼完客人,后头一瞧,萝莉正在桌子边缘够花瓶儿,眼瞅着就要摔下去。他赶紧跑过去,眼疾手快一把捞,把萝莉拎起来护在怀里。瓷花瓶儿应声落地,摔个粉碎,齐八爷心里心疼地“哎呦”一声,对着娃娃连连叹气:“哎呦喂小老虎,你是想让我被你小舅舅怼死吗?”张小天靠在她的齐先生怀里,心里并不害怕,反而笑吟吟的:“齐先生你真好!英雄救美!”

齐八爷生怕她说出“以身相许”这种话,赶紧丢下她给张启山打电话:“佛爷,我怕了你家的小老虎。你,你快来看看。”

有个张大佛爷还不够可怕吗?小老虎比张大佛爷还可怕,大佛爷就是怼得屁股疼,小老虎闹得脑袋疼。

 

张启山隔了两天来私塾看小老虎上课。

推开内堂的门,齐八爷正在教书法课,一屋子四个孩子认认真真地写着毛笔字,小老虎今天穿一身绣花小旗袍,可爱得紧,伏着桌子写得起劲。

这不是没啥问题吗。张启山心说,挺听话的呀?

齐八爷瞧着佛爷来了,赶紧过来招呼倒茶,张启山接过茶,对他粲然一笑,把齐八爷笑得满面桃花。

 “老八,我……”

张启山正想说点啥调情的话,后面一个奶音响起来:“齐先生,这个字我不会写——”

齐八爷转头就去看,张小天高高举着手,眼睛又圆又亮,直直地看着佛八二人。

张启山有点扫兴,挥了挥手:“去吧,这祖宗事儿可多。”

齐八爷俯下身子,把着小老虎的手开始一笔一画地教导她,张小天显然是心不在焉的样子,不看宣纸,反盯着齐八爷的脸颊看,一边看还一边傻笑。

“你看啊,这里呢,要这么下笔……要重……”齐八爷浑然不知有人盯着自己看,心无旁骛地辅导着他的好学生。

张小天看着齐八爷面皮白嫩,长睫如蝶,小虎牙似露非露,真真好看似仙,看得呆滞,不禁伸手去抱。

齐八爷就觉着自己被谁抱住了腰,抬头一看,小老虎的脸迅速地贴上来,“吧唧”一声印在自己的脸颊上。

哎呀我的个亲娘,小老虎耍流氓呀!

齐八爷头一回被小姑娘亲,脸红得跟什么似的,抬眼看见张启山正往这边看,脸上更烫了,心想坏了坏了,佛爷不会把我当做变态吧!我可什么想法都没有哇!低头一看小老虎笑得花枝乱颤,这小丫头可真害死我了,我可算是栽你手里了!

张启山冷着个脸,看着俩人闹。他堂堂佛爷,本无心跟孩子计较,但是占老八便宜……老八的便宜是谁都可以占的?也不过问过问老子?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狗五家的三寸钉?

剑拔弩张之时,小满端着菜过来吆喝:“开饭咯——”大小孩子纷纷冲去外厅吃饭。

齐八爷战战兢兢地坐在张启山旁边吃,瞧着他的脸色,什么菜都咽不下。

张小天吃一半,张嘴就要齐八爷喂她。

齐八爷好犯难,这是喂还是不喂?

张启山一把拿过张小天手里的碗勺,笑容可掬地说:“小舅舅喂你吃。”

妈呀张启山你的笑容比哭还难看,齐八爷心里默念。

张小天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张大佛爷的臭脸,大小老虎一对峙,她挠不过他。

只能乖乖地被他一口口喂饭,菜不好吃,没有齐先生,她更下不了饭。

萝莉扭头眨巴眨巴大眼睛,要哭,齐八爷立马凑上去哄:“快吃吧,听话啊。”

“吃饭可以,那齐先生要先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你说。”

“我长大能不能嫁给齐先生呀?”

齐八爷一哆嗦,手里的碗差点摔地上,紧张地望向张启山。

张启山脸上倒没什么表情,他想了想,似笑非笑地告诉外甥女:“不行呀,齐先生已经嫁人啦。”

“啊?”萝莉被吓住了,嘴里的饭都忘了嚼。

大老虎一把揽过齐八爷的肩头,凑近张小天的脸轻声说:“小天,以后不要叫齐先生了。”

“那,那叫什么……”

“叫小舅妈!”

萝莉撇撇嘴,“哇”地一声哭了。

 

过了没几天,小老虎就被家里人接走了,走之前依旧很伤心,她仙人似的齐先生,怎么嫁给了凶神恶煞的大老虎啊?

齐八爷一摊手,“佛爷,您怎么骗孩子呢?”

“你不想骗人的话,”张启山搂着他的教书先生,闻着他身上的墨香,“那就下个月把事儿办了吧。”

 

(完)


评论(16)
热度(162)

© 猫猫猫猫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