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猫猫猫仔

微博:猫猫猫猫仔__墙头太多。
只会写傻白甜的文笔渣。
国产欧美通吃,动漫杂食。
RDJ本命,主all铁,虫铁虫,贱虫,hp双子罗赫,ST全员

【一八/佛八】现代校园AU → 我的学弟不可能这么神棍!(六)[微九五]


 

深秋了。

天空是暗绿色的,一点风都没有,空气很闷。

齐铁嘴面前是以前的高中。

这个简陋的,却很孤高的学校。

他站在校门口,犹豫着进不进去。

突然有人从背后猛力推了他一把,把他推进了校门,齐铁嘴差点摔个踉跄。

回头一看,一个高壮的男生满脸不怀好意地笑着走过去:“这个窝囊废。”

有很多,很多人从齐铁嘴身边走过去,撞他一下,然后笑嘻嘻地留下一句:“哈哈哈,这个神经又来了。”

还有人一脸厌恶地绕着走,好想他身上有什么传染病毒一样。

齐铁嘴仿佛已经习惯了,从地上爬起来,掸掸尘土,像没事一样继续走进教学楼。

一路上人群熙熙攘攘,没有人跟他打招呼,众人的神色不定,眼神怪异,身后还有很多窃窃私语。

“诶,那个神经病回来了!”

“哈,就是那个会预言的‘先知’吗?”

“什么先知,那是怪物好吧!”

“是啊,哪有正常人整天喊着算命穿着长衫褂子的?有病。”

“看他表情都阴测测的,谁知道有什么大招呢!”

“就是,你可小心点。”

“小心个屁啊长得跟难民一样风一吹就能倒。”

“喊那么大声干嘛人家都听见了!”

“嘿,谁怕谁啊……”

齐铁嘴摇了摇头,笑了笑,慢慢走上楼。

 

高一(1)班,唔,一个很好听的班级名字,可惜班里的人不是这样。

一进门就是一块黑板擦“啪”地打在齐铁嘴脑袋上,

 好疼。

齐铁嘴张张嘴,什么也没说。

找到自己的座位,刚要坐下来,摸到了一手的口香糖。

齐铁嘴只好站着,默默的收拾书包。

教室里涌着一股放浪的笑声。

班主任突然走进来,一抬头看到齐铁嘴。

这个温柔漂亮的女老师马上换上一副刻薄的表情,对齐铁嘴冷淡地笑了一下,

“齐同学,不是准许你休学在家吗?”

“……我想上课。”

“你想上课,你让大家都上不了课,好吧。”

“……我……”

“谁不知道你是个怪物,满嘴胡说八道!”

讲台下一下子声音嘈杂起来。

“赶出去啊这种人!”

“还来读书干嘛啊!”

“上次说我血光之灾!”

“灾星!别回来了好吗!”

 

齐铁嘴被包围在里面,有很多拳脚落到自己身上。

很痛。

眼泪大颗大颗地落到地面上,很快蒸发,消失,不见。

齐铁嘴希望自己也消失在这个城市里。

他闭上眼睛,母亲温柔的脸映现出来……

妈,你别走……

父亲忙碌的背影……

还有一双眼睛,很亮,很干净,有很多光在闪动,跳跃。

他用手去抓那束光。

齐铁嘴睁开眼。

 

 

他看到张启山莫名的表情。

呼,还好,是张启山。

张启山蹲着,愣愣地看着躺在天台地面上的齐铁嘴,还用手给他挡着光。

“你怎么睡在这儿?哟,还哭呢。”

“没事啦学长。”

“齐泽。”

“啊?”

“我知道。”张启山看着他的眼睛。

他伸出手来,覆上齐铁嘴的头发,摸了摸,蓬松松的,像一只乖顺的小动物。

“你放心,有我呢。”

然后他站起身拍拍土,下楼了。

齐铁嘴在天台上躺了很久,有点恍惚。

他摸了我的头。

齐铁嘴嘿嘿地笑了,露出好看的虎牙,就像张启山嫌弃的一样,像个傻子。

 

临近圣诞了,校园里到处都是迎新游园会的热闹气氛。

齐铁嘴举着个棉花糖,乐呵呵地站在他的算命摊前吆喝生意。

“算卦啦算卦啦!一卦准!”

“姻缘考试健康前程,统统可以算,统统可以算!”

“买小古玩免费送一卦哦,买一送一,买一送一!”

七八个女生都拥挤在他的摊位前,闹着要算姻缘。

“齐大师,你说我和张启山能成一对吗?”

“我呢我呢我和张启山能在一起吗?”

“你们走开好吗我才配和张启山算姻缘!”

齐铁嘴看看他们,推了推眼镜,笑嘻嘻地回答:

“你们俩不要想了,你们没缘分。”

“至于你们俩,恩,卦象告诉我,你们和张启山很有缘分,会有奇妙的相遇。”

内心OS:相遇个屁其实你俩会在他面前摔个大马趴。

女生们或喜或忧,吵吵嚷嚷着。张启山冷冷地在一旁看着,忍不住走上去拨开人群一屁股坐在齐铁嘴面前。

“来,你给我算一卦。”

齐铁嘴一看是张启山,马上把脸上的表情收了收,讨好地笑起来:

“嘿嘿,启山学长,你不是不信这个嘛,我哪敢算你呀。”

“算呀。”

齐铁嘴听话地开始掐手指。

“学长,我算不出来。”

“算不出来?骗子,把摊砸了。”

“诶等等等等我算出来了算出来了!”

“是什么。”

“学长今年红鸾星动,有喜将近啊!”

“唔,要注意什么呢。”

“呃……”齐铁嘴转了转眼珠,“这个缘分……要多自己去争取。”

张启山脸一翻,蹭地站起来,“摆什么摊,封建迷信,撤了!”

“等等旁边那个算塔罗牌的神婆你怎么不取缔啊!”

“你这是城管暴力执法啊!”

“大男生被小一群姑娘包围的样子,像什么话?丢人现眼。”张启山冷冷地来了一句。

“你不也是吗……”齐铁嘴委委屈屈地收着摊。

“你再说一遍?”眉毛上挑三十度。

“我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说!”

 

游园会的重头戏就是晚上的舞会。

舞会的规则是所有参加的班级进行抽签,抽到相同数字的人配对合舞。

张启山和齐铁嘴的班级都参加了舞会。

对此张启山是拒绝的。

“我们班为什么要参加??我不参加!”

“你不来女生们都不来了啊!”文艺部的二月红很无奈。

“我不去!”

“高二(6)班也参加。”解九在旁边插嘴。

班长张启山想了想,同意了。

 

抽签结束了,齐铁嘴没有抽到张启山的那张“18”。

他攥着手心里那张皱巴巴的“8”,沮丧地坐在天台上。

天台的灯突然亮起来。

脚步声,嗒嗒嗒,嗒嗒嗒。

齐铁嘴抬起头来,熟悉的校服外套落在肩膀上。

“你干嘛呢,这里这么冷。”

张启山坐下来,打了个冷战。

“啊,我,”齐铁嘴结结巴巴的,“我不喜欢跳舞嘛。”

“哦,我也不喜欢,什么玩意。”

“你不去没关系吗?签都抽了。人家会等急的。”

“有什么关系,我把签给别人了。”

张启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包装精美的苹果,动手拆开来。

“今天有人给我的什么平安果,一个苹果搞这么多花样。”

“人家的心意嘛。”

“你吃。”张启山一把将苹果塞进齐铁嘴的嘴里。

齐铁嘴稳稳地咬下一口,汁水四溢,甜到心里去。

“学长,我今天给你算的卦,绝对准的。”

“瞎扯。”

“真的,我是一卦准。”

“瞎扯。”

“不信我再给你算一卦……”

“不要。”

“你这个人……”

 

零点的钟敲响了,烟花升起来了,炸开在夜空里,绚烂的,流光溢彩的,仿佛是一颗颗不安分的心。

两个人站在漫天的烟花下,被光笼罩着,不说话。

张启山歪头看着披着他外套的齐铁嘴,一脸孩子气的兴奋,眼睛里闪闪发亮。

在最后一朵烟花炸开的时候,他轻轻地说:

“齐泽,我会永远保护你。”

 

“什么?学长你说什么?”齐铁嘴大声地嚷着。

“没什么!看你的烟花!”

 

舞会现场。

解九无所事事地在角落喝着饮料。

吴老狗气呼呼地走进来。

“老五,你怎么了?”

“还说呢,我好心给张启山提供齐铁嘴过去的情报,告诉他齐铁嘴在以前那个破学校的事,他居然恩将仇报,把抽到的签换给我,害得我刚才差点被女生们撕成碎片。”

“那我给你一个安全的签。”

解九把一张“95”放在吴老狗手心,然后挥一挥另一张“95”。

“怎么样?去跳个舞?”

 

 

(未完)

 


评论(1)
热度(73)

© 猫猫猫猫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