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猫猫猫仔

微博:猫猫猫猫仔__墙头太多。
只会写傻白甜的文笔渣。
国产欧美通吃,动漫杂食。
RDJ本命,主all铁,虫铁虫,贱虫,hp双子罗赫,ST全员

【一八】【七夕特别篇】现代校园AU → 我的学弟不可能这么神棍!(五)

昨天一不小心发了个刀子,我错了QuQ

今天马上来发糖!!!

祝大家七夕快乐~

(剧情里私心用了自己喜欢的电影星际迷航,嘿嘿)

 


张启山站在高二(6)班教室后门口,犹豫了很久要不要进去。

他的课桌肚里,书包内还躺着一个信封,里面是两张电影票。

今天早上临出门,张太太把电影票交给他的时候,他其实是拒绝的。

张太太满脸笑意,“小山啊,那个小齐同学因为你生病了,怎么都不给人家赔个礼。”

“赔了,我都道歉了还不够啊。”

“诶呀,上次你送他回家,司机老唐跟我说了,男孩子看着清清秀秀文文弱弱的,一看身体就不是很好,你还让人喝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要好好向人赔不是。”

“哦。”

“来,这是两张电影票,”张太太把一个精美的信封放到宝贝儿子手里。

“最新上映的《星际x航》,这可是VIP内场的贵宾票,一般可买不到的,你约人家看个电影呗,我跟你爸不爱看这个,我们今晚去看言情片。”

“妈……你……”张启山很无语,自己其实是不爱看电影的,从小到大,就没有和谁看过电影。

“玩的开心!”张太太笑眯眯地看着远去的儿子,“什么时候带同学来家里吃个饭!”

吃个屁……张启山撇撇嘴,谁要带他来吃饭,他又不是我女朋友。

呸,什么女朋友,我在想什么有的没的,张启山使劲甩甩头,揣着电影票去上学了。

 

教室后门突然被打开了,探出来两个乱糟糟的脑袋,一个是狗,一个是吴老狗。

吴老狗眯着眼睛显然刚睡醒的样子。

“诶……启山兄?来找齐铁嘴吗?”

“不是!诶……是,你帮我叫一下他,有……有正经事找他。”

“哦。”

不一会儿齐铁嘴就出来了。齐铁嘴一见是张启山,笑意一下子涌上脸颊。

“学长好!学长怎么来啦!”

“我……”张启山觉得很难启齿,声音越发的低沉,“上次的事,我很对不起,作为赔礼,我请你看个电影。”

“看电影?”

“《星际x航》,今晚七点长沙电影院,去吗?”

“好呀!谢谢学长!启山学长你人真好!”齐铁嘴满口答应下来。

这小子,答应的可真够快的。张启山一脸鄙夷地目送齐铁嘴蹦跳着回教室。

真是作孽啊……

 

一整天的课,张启山根本没有心思去听,解九叫了他好几回,他才回过神来。

“启山兄??”

“啊?”

“你今天丢了魂了吗?”

“不是……诶解九,我问问你,你跟人去看过电影吗?”

“我当然……你问这个干吗?”

“第一次去看电影要准备什么?怎么才能让人觉得我不是第一次去?”

“哦。就是要看好上映的时间座位,然后进场之前买好爆米花和饮料,看电影的过程中,不要讲话,用心去感受电影。”

“就这些?”

“就这些。”

“多谢你啊老九。”

“你是跟谁去看电影?齐铁嘴?”

“……”

“是吗?”

“……要你多管。”

 

电影院。

张启山发挥了一向的优良传统,早早地就在电影院里等着了。

左手拿着一杯冰可乐,右手举着一罐爆米花,那香味甜腻腻的真叫人不舒服。

张启山黑着脸坐在影院大厅最角落,用爆米花挡着头。

自己这样,为什么这么像一个傻子啊。要是被同学看到我明天就转学。

正想着,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张启山抬起头,是齐铁嘴。今天穿了一套新的对襟褂子,青白色的,看着很精神,衬得脸更白。

“学长,你来得可真早!”

“是你来得太晚了好吗!”

“那咱们进去吧!”

“你今天看个电影还要穿褂子啊?你是不是天天在公园打太极拳啊?能不能低调一些啊?”

“啊,你穿这一身黑就很低调吗……”

“你管我?”

“哦。”

一边吵一边走进放映厅,找到位置坐下来。

张启山隐隐觉得好像不太对。

为什么我们坐在……最后一排?

我妈总不会给我买这种位置的票吧。

为什么我们的座位……中间没有隔断??

还他妈是个软软的沙发?

为什么沙发他妈还是粉红色的???

啊???

张启山立马掏出票根一看:

某言情片。

情侣座。

 

张启山炸得全身毛都要竖起来了。

这百分之一千是老妈拿错票了啊啊啊啊啊!

但是现在还剩一分钟电影就要开始了,不看吧,票这么贵,看吧,真他妈尴尬。

转头一看,齐铁嘴戴着3D眼镜摊在沙发里,正开心地吃爆米花喝可乐,一边吃一边嘟囔:

“你买的这我不爱吃嘛……吧唧吧唧吧唧吧唧……算了你买了我就吃吧免费的干嘛不吃……吧唧吧唧吧唧吧唧……”

张启山最后选择了尴尬。

厅里光线暗下来,电影开始放映了。齐铁嘴看看张启山,“怎么不是星际x航?”

“买错票了。”

“为什么会买错?”

“看你的电影!”

“哦。”

 

 

整个电影观看的过程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尴尬,张启山冷着一张脸坐在黑暗中,到底放了什么情节,他完全不知道,他陷在沙发中,脑子里乱乱的,想着很多心事。

齐铁嘴呢,看着好像看得很认真的样子,嘴巴里一时半刻都停不下来咀嚼。充满了没什么心性的孩子气。

张启山有点想笑。

此时电影正到剧情的高潮,大概是男女主正值生离死别,电影院里的人们嘤嘤嘤地开始落泪,旁边情侣座里的小姑娘们靠在男朋友怀里哭得梨花带雨声泪俱下。

张启山突然感觉一个重量级的东西靠到了自己的肩膀上,心想齐铁嘴啊齐铁嘴,你可真是多愁善感,小姑娘要哭的情节你哭什么啊,行那我就让你清醒一下。

正想伸手去拍齐铁嘴的头,手到一半停下了。

齐铁嘴睡着了,倚在肩头,睡的正香。

张启山楞了一下,心里一下子有点软下来,他把带来的外套盖在齐铁嘴身上,然后看着他发呆。

齐铁嘴的嘴角还带着一颗没吃完的爆米花,将落未落,嘴里叽咕叽咕不知道还在咀嚼什么。

张启山只觉得好笑,伸手去戳了一下齐铁嘴的嘴唇。

好柔软。

软得像棉花糖一样,轻柔,滑腻。

张启山心里有点酥麻麻的,有点痒,对恋爱从来都没有兴趣的他突然很想知道接吻是什么感觉。

他忍着心里的悸动,还想再戳一下。

刚贴上齐铁嘴的嘴边,这货猛然张开嘴,一口咬住了张启山的手指。

张启山就是张启山,他成功地把一声响彻云霄的尖叫憋回了肚子里。

迅速查看伤口,没破皮,没流血,还好还好,吓死我了,这货天天跟狗五混在一起谁知道有没有狂犬病啊!

张启山盯着刚醒过来的齐铁嘴怒不可遏,“你咬我干嘛!”

“你不是给我吃手指饼吗?”

“……”

“吃你麻……”张启山想了想电影院里不要说脏话,把“痹”字咽回去了。

这时候电影结束了。

散场了,人们三三两两地走出门。

张启山推推齐铁嘴,“走啦。”

两人刚要起身,隔壁的情侣座走过来两个人。

“解九?狗五?”

“启山兄?齐铁嘴?”

“是你们?”

“是你们!”

四个人面面相觑。

“你们怎么在这里?还看这种电影?”

“你果然约的是齐铁嘴?”

“我们买错票了!!!”

“我们也是买错票了!!!!”

“你觉得我信吗?”

“你说呢??!!”

……

 

张太太今天也是一头雾水地和老公看完电影回到家,只见张启山抱着腿坐在地板上。

“儿子,今天电影票好像拿错了哦,老妈糊涂了。”

“……”

“你们看的还好吧?跟同学解释了吗?”

“……”

“儿子?”

张启山突然从地板上跳起来跑回房间,一边跑一边喊:

“妈!我明天就要转学!”

张太太叹了口气,心想,这孩子,可能是恋爱了吧。

 

 

(未完)


评论(4)
热度(85)

© 猫猫猫猫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