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猫猫猫仔

微博:猫猫猫猫仔__墙头太多。
国产欧美通吃,动漫杂食。
RDJ本命,主all铁,虫铁虫,贱虫,hp双子罗赫,ST全员

【一八/佛八】现代校园AU → 我的学弟不可能这么神棍!(三)

前篇:

(一)

(二)



张启山曾经有一个秘密。

他身上有一个凶猛的纹身。情绪一波动,温度一升高,纹身就会出来,控制不好。

张启山不能破坏他的人生信条:我逃课,我打架,我飙脏话,可我依然是个好男孩。

所以这么吓人的纹身,怎么能让人看见。

从来都没有外人知道他的秘密。

他的人生本来可能就这么安稳地度过,剩下的一年高中,平平安安地过去就好了。

为什么会突然冒出个齐铁嘴??!!


想到齐铁嘴,张启山一拳砸在桌面上,这货是专门为了毁掉自己的人生存在的吗?

“启山兄,你干嘛呢,上课一直在嘀嘀咕咕的。”同桌解九狐疑地问,“最近你上课老是心不在焉的。”

“没事。”张启山别过脸去,努力调整自己脸上的表情。

“你是不是在谈恋爱?”解九试探着说,“我听说……”

“不是齐铁嘴!”张启山急忙反驳。

突然他感觉到教室里的人都在看自己,赶紧压低声音,“不不不,我是说我没谈恋爱,别听他们乱说,我是可怜那个齐什么……齐铁嘴,听说老受欺负什么的……平时帮帮他。”

“哦。”解九转过头看黑板,一脸“你骗谁呢我觉得我会信吗”的表情。

张启山很烦齐铁嘴,因为他不但缠上了自己,还很话唠。

如果齐铁嘴和蜘蛛侠、死侍、蚁人一桌打麻将,他觉得另外三个超级英雄可能会直接掀桌。

不过,这个齐铁嘴也不是一点用都没有,看他还有点才嘛,唠唠叨叨的,也算是解点闷……

张启山想着,一脚跨进活动室。


活动室每周三下午都是九门高中考古社的活动时间,每当此时,考古社的成员都会聚集交流,哦,说白了就是胡侃海吹。

考古社是张启山入校后一手栽培起来的学生社团,主要内容是研究文物和历史文化,但入会要求极高,名额又少,没有真才实学进不了社团,成立至此,成员仅仅九人,从一到九各有排位,起了个名字叫“老九门”。

核心成员之一的吴老狗对此的评价是:你们是不是南派三叔看多了,什么老九门,我他妈还百乐门。

当然,他对着张启山没敢说出来,他怕被打成狗。

张启山刚走进门,就看见一群人嘻嘻哈哈的。

“快说说你和张启山怎么认识的!”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陈皮。

“对啊对啊,你们关系很不一般哦!”一个娇俏的女声,不用想也是霍仙姑。

“嘿嘿嘿,说来话长……”这个很明显是齐铁嘴。

“闭嘴!都在说我什么呢!”张启山把门摔得啪啪响。

人群立刻噤声,大家都静静地看着张启山。

只有中间的齐铁嘴还在不知死活地坐在沙发上啃着苹果,两只脚翘在茶几上。

“张启山同学,你来啦!”

张启山斜了他一眼,“叫学长。”

“启山学长!”

算了,他爱怎么叫怎么叫吧,“你在这里干嘛?这是我们老九门的活动室。”

“我也想加入考古社呀,我很有兴趣。”齐铁嘴笑眯眯地看着张启山。

“不行。”

“我上知天文下晓地理……”

“你知道我今天穿什么内裤都不行。”

“我知……”

在齐铁嘴说出下一句之前,张启山捂住了他的嘴,“你行行好,别乱说话好吗?我们的规矩是,要有本事的才能留下。”

“我会算卦,你不信,我给你算一卦。”

齐铁嘴掐着手指头念叨了一阵。

“今天启山学长在教室里摔了一跤把鞋摔掉了看大家都没看见他就把鞋藏在校服里回座位去穿其实被解学长看到了。”

同是考古社成员的解九在旁边笑得茶都快喷出来。

“对对对,这事别的班肯定不会知道,你很厉害。”

齐铁嘴有点得意,“你看我是不是有点本事。”

他转过头。

“霍仙姑学姐今天化妆的时候唇膏断了所以上学迟到了。”

“吴老狗昨天在家里被狗咬了两口。”

“二月红学长放学就要和女朋友去约会。”

“陈皮……哎呀陈皮你居然喜欢二月红学长的女朋友……”

“不要说了!”众人拉住齐铁嘴,“我们恳请你留下来,只要你闭嘴。”

好了,现在不仅是张启山,所有人的秘密齐铁嘴都知道了。

“张启山,”霍仙姑开口了,“我觉得这个小朋友还挺可爱的,不如老八的位置给他,上一任老八今年刚毕业了,空着呢。”


齐铁嘴正式成为老九门的一员。

其实对他来说没什么意义,他只是想找张启山罩着。

他对张启山的第一个感觉,就是他能保护自己。

从小被欺负惯了,总是缺乏安全感。

还有,他还很好看呢。

想着想着,齐铁嘴的嘴角又咧了开来。

张启山在一旁瞥了他一眼。

“笑什么呢,傻笑。”

“没,没什么啦,”齐铁嘴挠挠头,从书包里掏出一张课表递给张启山,“你今天放学以后留下来,这是语文辅导的课程安排。”

居然忘了这茬……还有课程安排?

张启山的头都快要炸了。

好吧,去就去,谁怕谁啊,我张启山,还能有什么可怕的。

  

十分钟后。

张启山和齐铁嘴走在走廊上。

“启山学长,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问。”

“你身上那个……不给人看的原因,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

“是不是被看了以后要嫁给第一个看过的人啊?”

“哈?”

“你还给别人看过吗?”

“你有完没完啊!”

“嘿嘿嘿,你说嘛……”

 

天台上。

“你说张启山和齐铁嘴到底什么关系?”吴老狗一边喂狗吃他吃剩的面包,一边问解九。

“不知道,”解九推推眼镜,“但是张启山每天念叨他的名字已经一个多星期了,每次都是咬牙切齿的。”

“你不懂,这叫情趣。”

“就你懂?你不还是单身狗。”

“……”

“我脖子上为什么凉凉的?”解九叫起来,“吴老狗!把狗放下!有话好好说!!!”

 

 

(未完)


评论(6)
热度(118)

© 猫猫猫猫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