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猫猫猫仔

微博:猫猫猫猫仔__墙头太多。
国产欧美通吃,动漫杂食。
RDJ本命,主all铁,虫铁虫,贱虫,hp双子罗赫,ST全员

【一八/佛八】现代校园AU → 我的学弟不可能这么神棍!(二)

前篇看:http://maomaomaomaozai.lofter.com/post/1d796a1c_be2a810

 

张启山何许人也?九门高中里不认识他的人,应该没有。

怎么形容他啊。

有一位开学就成为全校风云人物的学生,

做个值日都那么潇洒,

吃个午饭也那么潇洒,

走廊罚站还是那么潇洒,

这位举手投足都充满cool,cooler,coolest,

将帅气与潇洒贯彻极致的学生……

……哦,等下,这是坂本,不是张启山。

高三2班的张启山嘛,

就是那个第一天来就把九中小霸王放学约出去揍了个屁滚尿流从此学校一片太平的救世主;

就是那个在本校最高监管机构纪律处值班掌控全校日常的学生委员;

也是那个丰神俊朗剑眉星目每天都有女生递情书告白的男神;

还是那个一手成立学校考古社集合校内九大考古爱好者组成天团“老九门”的创始人。

不管是外貌、成绩、势力、家境,看起来都是这么优秀。



然而这个优秀的人物现在两手撑在桌子边缘,瞪着面前嬉皮笑脸的齐铁嘴,眉头皱成了喜马拉雅山。

“嘿嘿嘿……”齐铁嘴满脸堆笑,眼睛眯起来,露出一颗尖尖的虎牙,像只千年老狐狸。

“张启山同学,那什么……我知道……我不应该把这些带来学校……”

“岂止是不能带来学校!你还在学校做生意!宣传封建迷信!”

“哎呀我这不上有老下有小要混口饭吃呀……”

“……等下你下有小怎么回事。”

“我养了只乌龟。”

“?????”

“你看乌龟也是要吃饭。”

“我他妈信了你的邪。”

“你就还给我呗……”

“不行,你得保证不在学校卖卦。”

“有话好商量嘛……”

门突然被推开了。

探进来一个人头,张启山一看,是自己的小跟班张曰山。

小跟班笑了笑。“头儿,语文课代表催你交作业。”

张启山不耐烦地挥挥手,“去去去去去我会不知道吗?”

转过头对齐铁嘴冷冰冰地说:“这是给你的警告,东西留下,你回去,别耽误我补语文作业。”

“你讨厌做语文作业?”

“……”

齐铁嘴一听,心下有数,眼珠一转,马上就笑了,又露出了虎牙。

他从书包里掏出一本作业本递到张启山眼前。

“我帮你辅导语文啊。”

张启山翻了翻作业本,心里暗暗吃惊。

一看就是语文组的“灭绝师太”卜诗荏老师批改的字迹,这个会给全校同学留超难度的作业,无论你答什么都只给你“合格”的魔头,给这个神棍批的是“优秀”。

张启山满脑都是黑人懵逼.jpg。

“你怎么做到的?”

“你这么不相信我的实力吗?”

“我看你的实力就是满嘴跑火车。”

“怎么样?高三的语文我也不在话下,”齐铁嘴把脸凑近张启山,“不如……咱们来做个交易吧!”

说实话,张启山门门功课优秀,就一门语文不行,不仅是老师出题难,他自己也不是学这块的料,每晚为了作业要死要活的,要不是语文在及格边缘徘徊的分数,他早就是年级第一了。

张启山其实有点心动来着,但转念一想,此人还是开学就毁掉自己名声现在都挽救不回来的罪魁祸首,“啪”一声把作业本按在桌上,“交易个屁!不行!”

齐铁嘴一下就急了,上手就要去拉张启山衣服的袖子,一不留神,桌上一杯热水完完全全洒在张启山身上。

现在是初秋,张启山就穿了一件薄薄的白衬衫,这一杯水下去,透得分毫毕现。

张启山一下子就火了,“你……”

“哎呀,哎呀呀!”

齐铁嘴突然嚷嚷起来,手指着张启山的手臂上和胸口,“这是什么?”

张启山低头一看,从手臂到胸口,一大片纹身显示出来,眼见是一只双翼的猛虎样子,张牙舞爪,栩栩如生。

张启山吓了一跳,赶紧四处找东西想把自己遮起来。

怎奈齐铁嘴一双快手,上去一把抓住张启山的衣领,“嘶啦”一声把原本扣得严严实实的领子给扯开了,露出健硕的肌肉,还有肌肉上显眼的纹身图案。

“不得了,这是穷奇哇,四大凶兽之一,是邪恶的象征,代表至邪之物。为什么你在身上纹这个?”

齐铁嘴两眼放光,不知道是因为穷奇还是因为肌肉。

“我爷爷说,这是我家家族特征,偶尔会出现,不能让外人看见的,不然事儿就多了……等下,你怎么会知道这个!”

“嘿嘿……你太小看我了。”

齐铁嘴狡黠地眨眨眼,伸手就想去摸那纹身。

张启山一甩手把他的手打掉,“你干嘛!”

“……诶对不起对不起,这不是想瞅瞅。”

“瞅个鬼!”张启山瞪他一眼,“我警告你,学校里是不许纹身的,我的纹身不能让别人知道,你如果说出去,”他顿一顿,“你先想好你想怎么死。”

“难怪你穿衣服从来不穿短袖,还总把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齐铁嘴恍然大悟,“不说出去可以啊,你把东西还给我呗?”

居然和我讨价还价……张启山已经把齐铁嘴用眼神千刀万剐了一遍。

齐铁嘴缩着头,拱着手,脸上依旧是笑眯眯的。

 

 

自习课下课铃声响了,齐铁嘴拿着被没收的书和龟甲铜钱走出了纪律处。

一出门,齐铁嘴长吁了一口气。

其实在里面的时候心脏突突突跳个不停,都是强装的镇定。

齐铁嘴其实心里挺害怕的,生怕张启山会怎么揍他,就像之前的那个学校一样,被所有人欺负,最后只能卷铺盖走人。

不过,他知道了张启山的一个秘密,心里有点兴奋,还有点想笑。

这个张启山,还挺可爱的嘛。

以后就跟定他靠他罩啦。

 

 

那一边,张启山还在苦恼。

校服外套没带,衬衫湿了干不了,纹身又没褪下去,身上穿着齐铁嘴赞助的褂子,跟公园里耍太极剑的大爷一样一样的。

硬着头皮做贼似的溜回教室。

还没走进教室,就碰到闲逛的吴老狗,吴老狗大呼小叫。

“哟,启山兄,你身上怎么穿着我们班齐铁嘴的衣服啊!”

整条走廊顿时安静如鸡。

 

 

狗肉火锅怎么烧比较好吃?急,在线等。——张·正在磨刀·启山

 

(未完)


评论(6)
热度(118)

© 猫猫猫猫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