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猫猫猫仔

微博:猫猫猫猫仔__墙头太多。
只会写傻白甜的文笔渣。
国产欧美通吃,动漫杂食。
RDJ本命,主all铁,虫铁虫,贱虫,hp双子罗赫,ST全员

【一八/佛八】救美(下)

前两篇:

救美(上)http://maomaomaomaozai.lofter.com/post/1d796a1c_bd70b30

救美(中)http://maomaomaomaozai.lofter.com/post/1d796a1c_bd922bc


正文


张启山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诺大的仓库里。

光线很暗,黑漆漆的,张启山用力眯着眼睛,才看清楚。

手腕好疼。

张启山抬头看看,是被绑住了,吊在天花板上。

整个仓库净高约有十米,自己被吊在正中央,是用什么吊住的,张启山看不清,也没力气去看。

脖子后面……背上……胸口……都疼。

努力地回忆了好久,张启山想起来,在晕过去之前,他看见的最后一个人,是上次军队外派来的黄一仁那个龟儿子。

对,那个龟儿子,刚派来长沙几天就请自己去吃饭。然后……

然后,自己就在这儿了。

“妈的……”张启山心里骂。

但是骂归骂,自己逃不掉,是真的。

手腕上的结很特殊,不光打得角度很刁钻,还打得极其紧,实在没有办法挣脱开,身上伤痕累累,更没有力气去挣脱。

“有人吗?”

张启山喊了一声,回答他的只有回声和涌起来的灰尘。

呵。

也不知道会不会死在这里。

张启山心想。真没意思,就这么死了。

在这儿都几天了?不知道。

也不知道老八会不会着急,会不会来找我。

想到老八,张启山的嘴角还是动了动。

自己这个样子,真是像极了那年老八被救的景象了。

老八也是被吊在香堂里的,自己推门进去的时候,一双水雾雾的眼睛看着自己。

可怜兮兮。

本来吧,也没想大开杀戒,结果这一个眼神,给自己下了套了。

当自己再站起来的时候,满手血污,一背伤痕。

吊在空中的老八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冲他虚弱地一笑。

诶,为了这个笑,都值了。

可是现在自己在这里,有谁会来救呢。



意识一点一点抽走的时候,张启山听见了脚步声。

一听就是他。

他猛地睁开眼睛,有个人站在自己下面。

长衫长袍,戴眼镜,看起来呆呆的,恩,是齐铁嘴没错。

“佛爷?”

“……”

“哎呀佛爷!可找着你了!你不知道我们找了多久啊!”

“就你一个?”

“亲兵们还没上来,还在山下呢。”

“……那你先放我下去。”

“啊对对对对!佛爷你等着啊。”

齐铁嘴手忙脚乱地到处乱翻,找到了几个木箱子,他吭哧吭哧地把箱子搬到张启山脚下叠起来。

齐铁嘴站到箱子上去够张启山的手腕,没够到,还差一点点。

张启山看着他的脸在自己眼前晃着,有点婴儿肥,肉嘟嘟的,满头的汗,挺拔的鼻梁上也挂着,晶莹得可爱,要不是自己手被绑着,真想揽着他,吻下去……

“诶,我没带刀。”

齐铁嘴挠挠头。

张启山心里一万头三寸钉呼啸而过。

“我身上……可能有……你看看。”

齐铁嘴在张启山身上摸了半天,终于在靴子里摸到一把小匕首。

齐铁嘴垫着脚很努力地拿匕首去割绳子。

本来被齐铁嘴摸得有点心神荡漾,张启山突然感到手腕一痛。

“艹,你割到我手了!”

“啊啊啊啊啊啊?”

齐铁嘴一紧张,手上用力,绳子一下子就断了。

“扑通!”

张启山重重地摔在地面上。

大概摔了有四米高。

“呃……”齐铁嘴的声音悠悠地传来,“我没抱住你,佛爷……”

齐铁嘴,你回去给我等着!

张启山真是累的骂不出话来。

你能不能好好救个人?算我谢谢你!

原本那点旖旎心思真的一点都没了。

 

 

回去的路上,张启山靠着齐铁嘴睡着了。

他确实累了。

齐铁嘴看着熟睡的张启山,心里暖暖的,又甜又腻。

佛爷,你救我于水火无数次,我也救了你一回。

那年任人欺侮的小算命,也能有情还给你了。

这张脸,依稀还是那年街头为自己打架的那个少年。

想着就俯下脸,想偷偷亲上去。

“等一下。”

张启山冷冷的声音响起来。

齐铁嘴一个激灵差点跳起来。

“啊啊啊啊啊?”

“我说,老八,”张启山直直地盯着他,“你今天让我摔得很痛。”

“……”

“还有你找匕首的时候,你摸我屁股。”

“我……我没有……”

“你不光摸我屁股,你还摸我裆。”

“我哪有……”

“你是想知道我有多大吗?”

“不不不……”

“你回去就知道了。”

“等等等等等一下!”

“副官,给齐家堂口带个话,说当家的这个礼拜住我这里了。”

“是,爷。”

张启山心满意足的躺回到齐铁嘴怀里。

 

 

你不是会演戏吗?你以为我不会?

你斗得过我?

对了,明天把家里那套玉如意送去给黄长官。

多谢他跑了个龙套。

评论(3)
热度(83)

© 猫猫猫猫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