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猫猫猫仔

微博:猫猫猫猫仔__墙头太多。
只会写傻白甜的文笔渣。
国产欧美通吃,动漫杂食。
RDJ本命,主all铁,虫铁虫,贱虫,hp双子罗赫,ST全员

【一八/佛八】救美 (中)→依然是轻甜~

张家亲兵急匆匆地赶回来,齐八爷被土匪抓了。

下落不明,不知所向。

齐家堂口的两个小伙计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好好一个活人消失在长沙城里。

门口还留下一地的血痕,触目惊心。

虽说齐铁嘴也不是第一次被人欺负了,但自从武藤那鬼子被教训后,还真没出过这么大事儿。

亲娘诶,怎么办啊,只好求救张大佛爷。

张启山听到消息的时候正在吃晚饭,喷香的小菜摆了一桌,碗碗都是他爱吃的佳肴。

他只嚼了一口饭,副官来报,上好的勾花瓷碗在手里转了一转,啪地摔在脚下,破了。

外套没披衣服也没换,黑着一张脸配上枪,带着张副官和亲兵风驰电掣就冲出去了。吓人瑟缩着不敢出声,他们知道山雨欲来风满楼。

张启山杀气腾腾地冲进齐家堂口,一看,满地狼藉,再一看,还有血。

张启山脸黑得跟伸手不见五指似的,副官把脸都别过去。

一个小伙计的衣领被揪起来。

“你说,去哪了。”

“我、我不知道……”

伙计感到了窒息。

“真、真、真不知道……那群土匪说……找老爷去看个斗……咱们都被捆着呢什么都没瞧见……”

小伙计被狠狠摔在地上,偷偷喘了口气。

“去老五那借条狗,带上去找八爷。”

“是……不过五爷的狗……”

“管它有多凶,借来。”

狗也不含糊,闻着齐铁嘴的血味儿奔着就出去了,张启山跟在后面,风在耳边呼呼地响着,心跳一下一下撞着胸腔,喉咙里有腥味儿冲上来。

老八,你他妈的别有事啊。

 


夜半时分,齐铁嘴在城外的泗青山脚下被找到了。

一个简陋的斗,看起来已经被倒腾得差不多了,看下去,盗洞口吊着一个人,五花大绑着,看不清脸,张启山仔细一看,这人身上的长衫是自己前天刚从蜀地拿来的新兴料子,是齐铁嘴,错不了。

齐铁嘴被小心翼翼地平放在地上,满身血污,面如土色,双眼紧闭着,没有声响,好似睡熟了,连鼻翼也不动一下。

张启山顾不得脏,跪在地上,一手托着他上半身,一手摸着他脸去探鼻息。

坏了,没气了。

再一摸脉搏。

糟了,没摸着脉。

翻开眼皮。

都翻白眼儿了!

张启山的眼眶一下子肿胀了起来,太阳穴嗡嗡作响。

你这个齐铁嘴,怎么说死就死啊!你跟我开什么玩笑啊!他一急,一拳打在齐铁嘴小腹上。

齐铁嘴吃痛,一骨碌翻起来睁开眼睛,“哎哟痛痛痛痛痛!”

张启山气极反笑,“你没死啊?”

“好你个佛爷,怎么咒、咒人家死呢!”

“还有哪儿疼?”

“哪儿都疼……”

“乖,回家了。”

张启山一个公主抱把齐铁嘴抱回车里,就这么搂着,不舍得撒手,生怕一放手人就又不见了。

“别动,乖乖躺着,回去让医官看看伤口情况。”

“我没事儿,血基本都是那群疯子的,他们为了明器打起来了,我就胳膊划了个口子,嘿嘿。”

齐铁嘴腻腻歪歪地躺在张启山怀里,脏兮兮的脸贴着张启山雪白的衬衫领子,眉眼弯弯,语气还有点得意。

张启山一巴掌打在他屁股上,还笑的出来?是不是被打傻了?

这么想着,还是心疼,想想好久没被人欺负了,老八一定吓坏了。

大约只是想让自己放心吧。

这小冤家。

“佛爷……”

怀里的冤家委委屈屈地开口了。

“你说。”

“我吊了一天都没吃饭呢……”

“想吃什么,你说。”

“我想吃……酱肘子。”

“吃。”

“我还想吃……猪蹄炖藕。”

“吃。”

“上次吃过的灯芯糕……好吃……”

“张副官,等下去买。”

“哦,还有上次在二爷家吃过的蟹……”

“想吃什么都行。”

“佛爷您真好!”

笑眯眯地在佛爷颈子上偷偷香了一口,马上又缩回去了。

张启山顿时觉得英雄救美特别值得。

哪怕被老五家的恶犬追着咬呢。

咳,小腿咬破的裤子可别让他瞧见,他妈的,丢人。

 

 

张家。

餐桌上原本的菜都换下去了,佣人端上来的,都是齐铁嘴好的那几口。

包扎完了的齐铁嘴坐在桌旁,啃一个蹄髈啃的正香,食指大动,满手流油。

张启山什么也没吃,摊在桌对面的沙发里,看着大嚼大咽的齐铁嘴,看得出神。

突然,他想到什么,转过头来。

“老八,你说,捆你的那条绳子,是土匪头子带来的?”

“唔……对!”

“那,绳子上,为什么有张家的印记?”

齐铁嘴送进嘴里的灯芯糕停住了。

“我记得我上次送了你一套防身工具?”

张副官眼瞅着张启山的脸色,从黄到白,从白到绿,从绿到黑,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这还吃什么饭,佛爷这是要吃人啊。

“吃完了,捆起来,放卧室。”

张启山甩下惊恐的齐铁嘴走进客厅,他得先上点药,小腿上的乌青隐隐作痛。

先把他办了,再把狗办了,等着瞧。

哼。

 


(地名瞎编的,请不要打我)

(未完)

评论(4)
热度(80)

© 猫猫猫猫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