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猫猫猫仔

微博:猫猫猫猫仔__墙头太多。
只会写傻白甜的文笔渣。
国产欧美通吃,动漫杂食。
RDJ本命,主all铁,虫铁虫,贱虫,hp双子罗赫,ST全员

【一八/佛八】救美 (上)

(我看得文少不知道有没人写过这个梗,如果撞了就抱歉了……

年少情节都是自己虚构的,纯属瞎扯,不要在意细节~)


正文


张启山自己都不知道救过齐铁嘴多少次。

数不胜数。

从遇见,大概就注定了这种命。

 


十五年前的长沙。

少年张启山跟着家人从东北过来拜访一位人物。

屋里推杯换盏,百无聊赖,他溜出门。

第一次来长沙,一切都很新奇,这个南方细腻的小城,跟北方的风尘仆仆,太不一样。

张启山走在街上,左看看右看看,真有趣。

一声巨响在脑后炸开,他一个激灵转过头,路边有个算命摊子被砸了。

简陋的木桌子散了架,摊在石板路上,铜钱签子七零八落,布幡横在路中央,发黄的布面上被人踩了好几脚,一地狼藉。

再看一眼,一个瘦弱的小道士,十一二岁的样子,穿着青白袍子,缩在地上,抱着头,看不清表情。

两个痞子一面把东西摔到地上,一面叫骂着。

“臭算命的,居然说老子今天有血光之灾?”

“老子是来算这个的吗?老子不是叫你算财运吗?”

“他妈的去死吧!”

一脚踢到小道士后脑勺上。

小道士一个踉跄往前一摔,摔了个狗吃屎,趴倒在张启山脚边。张启山一看,脏兮兮的小脸上梨花带雨的,嘴角还有血痕,哭得酒窝里都盛满了眼泪。

“我……我……我没骗你们……呜呜呜呜呜呜呜”

张启山本来不想管这档子破事,眼见着小道士嚎得都要背过气去了,心里一动,酸酸的,蹲下来看着地上的小哭包。

小哭包趁机蹭上来,鼻涕眼泪全都擦在张启山身上。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张启山掏出手绢,仔仔细细地抹干净怀里的小脸。

“不怕,你等着。”

“恩。”

“谁欺负你,我教训谁。”

张启山脱掉外套,挽上袖口,好久都没动动筋骨了。

十几岁的少年,清秀颀长,却练得一身好底子,鼓鼓的膀子和结实的背,朝两个痞子走过去。

脸上冷冷的,什么表情都没有。

两个痞子带着断掉的胳膊惊恐地跑了。

围观群众吓得迅速四散。



张启山擦了把汗,回头去找小道士。

小道士已经爬起来了,直直地看着张启山,脸红红的,不知道是被打的还是害羞。大眼睛眨巴眨巴,长睫毛像扇子一样投影下来,感激和胆怯混合交织在脸上。

这小道士,还挺可爱。张启山心想。

“你叫什么?”

“他们叫我齐铁嘴。”

“你姓齐?为什么叫铁嘴?”

“他们说,我和爹爹一样算卦准……我说什么,都是准的!”

齐铁嘴有点自豪的表情,一笑,露出一颗俏生生的虎牙。

张启山终于也咧开了嘴。

“那你给我算一卦。算……我们俩的缘分吧。”

齐铁嘴掐着手指,闭着眼嘴里念叨了半天,然后睁开眼睛。

“咱们还会再见面的,会的。”

“怎么可能,我可是东北来的。”

“真的!”

其实张启山根本不信这个,但他还是冲齐铁嘴笑笑。

“那好,我信你,我这可就要走了,你好自为之,没人会再欺负你了。”

“等一下!”小道士追上来,“你呢?你叫什么?”

“张启山。”

“张启山,谢谢……谢谢你。”

“恩。”

“你长得真好看。”

“恩。”

“你喜欢吃糖葫芦吗?”

“干嘛跟着我!我要走了!”

“等等我嘛……”

……

 

 

张启山带着兄弟匆匆逃来长沙的那年,在街头遇到了一个算命的。

长衫长袍,玳瑁眼镜,清秀斯文,问他:

“先生,算卦吗?不准不要钱。”

一笑,露出一颗小虎牙。

张启山抬起血污的脸。

“是你。”

“你是……?”

“我叫张启山。”

“……是你。”

“齐铁嘴,你的卦可真准。”

张启山突然笑了。

 


(未完)


评论(3)
热度(78)

© 猫猫猫猫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