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猫猫猫仔

微博:猫猫猫猫仔__墙头太多。
只会写傻白甜的文笔渣。
国产欧美通吃,动漫杂食。
RDJ本命,主all铁,虫铁虫,贱虫,hp双子罗赫,ST全员

【双关】捕猎游戏 (黑化囚禁)

*突然想到的马上就写了,很大的脑洞,很大很大很大和弟弟的xx一样大【不是

*OOC注意

 


关宏峰动了一下手腕,被紧紧地绑着,很痛。

用来绑的物体有布料的触感,似乎是一条围巾,可能还是自己脖子上的那条。

从混沌中清醒过来,额头好像还有液体往下淌,一直淌到下巴,滴落在裤子上。

关宏峰努力睁开眼睛想去看看,眼前是一片黑。

无尽的黑暗。

他被蒙了眼睛,双手反绑,坐在一把椅子上。

关宏峰赶紧把眼睛重新闭上。

头部应该有开放性创口,暴露在空气中,丝丝刺痛传递到全身。

不是在做梦。

外套被脱掉了,只剩下毛衣,内搭衬衫和西裤。

冰冷。疼痛。黑暗。

想喊,想叫,没有力气,好像被下了药一样,喊不出来。

在哪儿?几点了?发生了什么?

关宏峰低下头,开始回忆。

他记得他倒下去昏迷前的最后一个镜头是……

……回头的时候,那人戴着兜帽看不清脸,嘴角的邪笑却在无限放大。

 

二十四个小时前。

早上。

关宏峰在淘宝上用假名购买的东西寄到刘音那儿了,他披上外套,出门去取。

弟弟在家里兴致勃勃地玩魔方,看他出门,疑惑地问:“哥,你出门干嘛呢,今天你不是放假吗?”

“找周巡商量点事儿,一会儿回来。”

“好嘞,这不中秋了吗,等会儿给你准备大餐!”

关宏峰笑笑出门了。

一出门,脸上的笑容立即烟消云散。

这个弟弟。略微鲁莽。面对自己十足单纯。忠实。好调教。

他猛然想起自己前几个月,无意在翻墙找资料时看的小说和电影。

鞭痕交错的脊背。嘴角流淌的口水。在黑丝绒上翻滚的身体。

一切恶之花都在午夜肆意盛放。

关宏峰心里一动,加快了脚步。

 

刘音看见关宏峰来了,也不意外,直接招呼他自己去仓库拿快递。

关宏峰仔细检查了包裹没有被拆开过的痕迹,确认里面的东西都在,才缓缓离开。

刘音在后面幽幽地冒出一句:“关队,你可悠着点玩。”

关宏峰转过头。

“你那个卖家的东西,我也帮人买过。”

“玩玩就好,别过火了,嘻嘻。”

关宏峰用力把包裹塞进背包里,扬长而去。

“我有数。”

包裹在背包里随着走路的节奏轻微晃动,咔嚓,咔嚓,里面欲望在作响。

 

关宏峰活动了下手指,还好,没有受伤,他很努力地把手指抠进围巾里,想要用技术扯开围巾,斗争了半个小时,徒劳,这个绑架他的歹徒深谙他的打结手法,巧妙地用了一个反向的死结压制他,自己惯用的手段是根本使不上力的。

难道说歹徒认识自己?

关宏峰陷入了更深的绝望中。

而且,弟弟怎么办?

 

十八个小时前。

关宏峰在家里把快递里的东西掏出来看。

关宏宇此时正在洗澡。

灯光氤氲下,半透明的浴室门,能映出朦朦胧胧的人体。

关宏峰拿出一条颈圈。比划了一下。

很好,他想这个戴在弟弟的脖子上,一定非常好看吧。

还有这条鞭子,不知道甩在弟弟脊背上的时候,会有多少血喷在自己脸上?

关宏峰细细摩挲着道具,心里暗潮涌动。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的想法了呢?好像就是那部电影开始的。

亲兄弟。捆绑。侵犯。杀戮。

黑色戏码,犹如魔鬼,一次又一次地拂动着关宏峰原本自持正义的内心。

有什么东西在死去。又有什么东西在慢慢苏醒。

浴室的门吱呀一声转动了把手。

关宏峰把东西塞回背包,心咚咚似要跳出喉咙。

嘴上还是平淡的语气:

“洗完澡,吃饭吧。”

吃着吃着,突然想到有一点,麻药没有买。

 

关宏峰听到了脚步声。

沉重,平缓,踏实的脚步声,从似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越来越近。

身高大约在175cm到185cm,身材中等,青年男性,大概穿着皮靴。

这个人是谁?

是韩彬?周巡?还是……?

脚步声在身边停住了。

 

十二个小时前。

弟弟已经睡了。枕畔呼吸平稳,匀称,已经开始进入深度睡眠状态。

关宏峰睡不着。

他想着包里的那些东西。

尽管开着灯睡觉,但那里面好像是一个罪恶的王国,所有黑暗都在向他压过来。

越是害怕黑暗,就越喜欢自己变成黑暗。

算了,药没买,明天还要去局里开会,不能耗费太多体力。

关宏峰看了看睡眠中无知单纯的弟弟,合上沉重的眼眸。

下次吧,下次他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关宏峰感觉到来人站在自己面前。

他能感觉到对方呼吸的声音,不是那么稳定,有点粗重,有点急迫,还有点……兴奋?

“你……”他奋力开口,沙哑地喊了一声,“你是谁?”

来人不说话。

“你……要干嘛……我弟弟呢?”

想到弟弟生死未卜,他心头的无名火窜起来。

“我弟弟呢!!!”

声音在空间里无限回响。

关宏峰突然脖子一冰,一个颈圈被套上来,箍紧了。

他的心里迅速凉下去。

 

四小时前。

关宏峰在参加案情分析会。

周巡照例在训斥业务能力不行的新警们,这让案件处于胶着状态,毫无进展。

关宏峰用手捏捏眉头,舒缓一下自己紧张的神经。其实周巡的话他没多少听进去,脑子里惦记着的,都是怎么去法医实验室弄到麻药。

“滋滋。”

一条短信跳出来。陌生号码。

关宏峰看了一眼,捏手机的指关节变得发白。

“内个,周巡,”他敲敲桌子,“既然案件现在关键证据还不足,能分析出来的也就这些了,不如后续再多做勘察,我刚有点事儿要去趟市局。哦,你车借我一辆。”

周巡欣然答应了,警察们纷纷作鸟兽散。

关宏峰迅速出门,上车,发动,一气呵成。

吉普车子弹一般向前飞去。

关宏峰喉头发甜,有淡淡的腥味涌上来,耳边只有呼啸的风声,他要命地想起来刚才那条短信的内容。

“津港第三锅炉厂,不来,你弟弟马上就死了。”

 

两小时前。

关宏峰闯进这个废弃工厂的时候,根本没想起来自己有黑暗恐惧症。

厂房里没有电,黑漆漆的车间里只有照进来的微弱阳光。关宏峰扶着墙挪动着,细密的汗水开始浸透衬衣。

恐惧。未知。疯狂。窒息。

弟弟在哪里?那个疯子般的歹徒在哪里?

他胡乱地想着,背后突然传来脚步声。

耳边一阵风,头向右一偏,一个铁质棒球棒挥了下来,没砸中。

关宏峰忍住惊恐连忙向前狂奔,一不小心被地上的钢筋绊了一跤,猛地向前摔去。

然后头上结结实实地挨下来一棒,陷入了无限的黑暗之中。

 

关宏峰的脸颊被那人捏着,嘴角不自觉流下口水。

对方突然就松了手。

他听见对方解皮带的声音,拿手铐的声音,抽鞭子的声音,清晰,缓慢,一声一声打在自己心上。

“我弟弟在哪里??!!!”

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声吼着。

他低下头去,喘气,然后听见对面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

“你的弟弟,在这儿呢。我亲爱的哥哥。”

皮带应声落地。

 

(完)


评论(52)
热度(251)

© 猫猫猫猫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