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猫猫猫仔

微博:猫猫猫猫仔__墙头太多。
只会写傻白甜的文笔渣。
国产欧美通吃,动漫杂食。
RDJ本命,主all铁,虫铁虫,贱虫,hp双子罗赫,ST全员

【双关】思凡 (古装AU)

*古装AU,顽皮小和尚 x 俊俏小公子,雷的就别进来……

*昆曲《思凡》梗,各种私设,名字太现代了,因此有改动

*这是一个十分瞎扯的故事

*半夜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瞎几把写啥。。。。就这样吧



小和尚呆在庙里,一呆就是十五年,都快呆出蘑菇了。

小和尚只知道自己姓关,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师父再三叮嘱,整个普业寺,就他不能下山,下山了,有妖怪会出来跟着他。

要等,等有人来接他才能走。

小和尚每天都在想,山下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关家是津港镇上不大不小的一户人家,书香门第,家风严谨,关家老爷太太为人亲善,有口皆碑,小镇人缘极好。

偏偏,十五年前生出一对奇怪的双生胎。

兄弟俩白白嫩嫩,虎头虎脑,容貌毫无二致,看着是挺寻常的。

可是,弟弟生下来,不会哭。

怎么拍打、哄骗、威胁,他就是不哭,大眼睛瞅着关父关母,哦,还有他那个嚎得起劲的哥哥。他展开红彤彤皱巴巴的小脸,天真烂漫地笑了。

关父关母吓得不轻,愁得差点一夜白头。稳婆说了,生下来不会哭,是妖异之兆,不哭反笑,怕是妖孽附身。请来的算子见了都摇头,说没得救,没得救,孩子恐怕活不过十五。唯一的办法,是正气入体,方可压制妖邪,去除余孽,保其一世平安。不如孩子生下来就送去寺院,以佛法浸润。十八之前,不可与家人相见,否则后果不堪预想。

尚在襁褓里熟睡的小婴儿,被连夜送走。城郊山腰的普业寺,多了一个小和尚。

 

小和尚在普业寺长大,他长得挺好,健健康康,寺院里可一点不好,不得安宁,活脱脱一个惹事精。

方丈今天早课之前又在仔细检查袈裟上有没有被毛笔画上猪头了。

上次被小和尚在屁股上画了大猪头,害得早课时弟子们都没心思读经,一个个憋笑憋得脸通红。小和尚躲在大师兄身后,探出一个脑袋,眼睛狡黠地眨巴眨巴,然后捂着嘴偷偷笑;大师兄嫌弃地避开他,不想被衣领里再放进一只臭屁虫,给师弟们看笑话;三师兄后怕地摸摸自己的脑袋,还好,这次光头上没被黏上鸟毛;五师兄温和地看着小和尚,大概是不计较他在自己汤里放辣椒。看了一圈,方丈大概有数了,无奈地瞪他一眼,心想你这小鬼,今天晚饭没得吃,阿弥陀佛。

小和尚瘪瘪嘴,无所畏惧,没得吃晚饭,我掏鸟窝啊,怕了你了不成,哼。

师父和师兄们从小懒得管他,由着他,纵容他,一不小心纵成了这样。

这孩子,都快十六了,当年的小婴孩已经长成少年,长身玉立,脸上却永远是擦不干净的泥尘和掩饰不住的顽皮。僧袍乱糟糟,松松垮垮地穿在身上,永远露着一点跑出来的里衣,就好像他那颗不安分的心。

诶,小和尚也不想做小和尚啊,做和尚没意思啊。

小和尚也曾想下山去瞅瞅外面的世界,可是他也怕,怕妖怪来吃他,更怕下山以后,没人更他玩儿,那还不如在山上呆着呢,至少可以和大家玩呀。

他像孙猴子一样等啊等啊,等那个唐三藏来带走他,带他去见见从来没回过的家。

这不,天上掉下个唐三藏。

那天,小和尚下了早课,正趴在墙头的树上认真掏鸟窝,一不小心,鸟窝掉到了墙外,“啪叽”砸中一个人。

哎呀不好,小和尚连忙跳下去瞅瞅,这要是出了事,方丈可饶不了他。

被砸到的人灰头土脸地坐在地上,头上还顶着个鸟蛋。

小和尚三分敬畏七分坏笑地问他:“这位施主,你没事吧?”

施主一抬头,不抬不要紧,一抬可不得了。

呀,是个年轻俊俏的公子。

可是俊俏公子,怎么长得和我一样呀?

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和尚这下慌了神,眼前这个公子哥哥,除了多一头秀发以外,鼻子眉毛眼睛,活脱脱就是自己在照镜子。

妈耶,他不会就是方丈老头儿说的妖怪吧!

现在的妖怪都长得这么好看出来迷惑人了吗!

小和尚吓得大叫一声,蹭一下跳起来,撒丫子就往大门的方向跑,谁知衣领被一把揪住,提溜回来。

“跑什么?我是妖怪吗?”

公子哥哥长得俊俏,说出来的话却是冷冰冰的,带着不可震慑的威严。

“不不不不不我是妖怪我是妖怪!”

“你是谁?”

“阿弥陀佛,贫僧法号……”

“我是问你俗家名字。”

“我只知道,我姓关……”

“姓关?”

年轻公子一把撒了手。

迷惑、震惊、恍悟等表情依次在他脸上交替出现,他慢慢抚干净身上的尘土,犹豫了一下,伸手拍了拍小和尚的光头,换了一种温和的语气:“你今年多大啦?”

“我啊,我十五了。”

他不说话了,定定地看着小和尚,看得小和尚有点脸红。

毕竟是个神仙一样的公子哥哥,虽然和自己长得一样,可是他好看呀。

小和尚咽了咽口水,大着胆子问他:“你为什么和我长得一样呀?”

“……不告诉你。”

“那你真的是人吗?”

公子哥哥白了他一眼。

“我不是人我是鬼啊。”

“那你能陪我玩吗?”

“不能。我要回家了。”

“那你能带我下山吗?”

公子哥哥抬起眼睛看他。

“师父说,会有人来接我的,可是那个人什么时候来呢?”

公子哥哥突然抿着嘴笑了一下。

“一定会来,你乖乖地等着。”

小和尚目送公子下山,嘴里还喊着:“诶公子哥哥鸟蛋送你!”

心想,可是我想跟你走呀。

 

公子哥哥走了十天半个月了,小和尚还是闷闷不乐。

师父和师兄们好像都发现,小和尚变了。

小和尚每天都默默地读经,然后默默地想着心事。

深夜大家都睡了,小和尚会抱着土狗阿黄蹲在墙头看着月亮,月亮又白又亮,像极了那个公子清秀的脸。

诶,公子哥哥真好玩,小和尚摸着阿黄的脑袋,偷偷地想,想到他翻自己白眼的娴熟,想他在自己头上摸了一把的温柔,心里有点暖,又有点酸。

没见过爹妈,没有家,没有人管的小和尚,第一次感受到了别人的温暖。

真想有个公子这样的哥哥啊,和自己长得一摸一样的,多有趣啊。

小和尚早上醒来,身下一片黏腻,坏了,他想,佛祖要怪罪我了。

昨夜的梦里,是他的公子哥哥,翩翩而来,对他展开笑容。

 

小和尚决定下山,去找公子哥哥私奔。

“私奔”这个词还是听他八卦的三师兄提起的,他说山下镇子里有一个新娘不愿意嫁给大户人家的少爷,和喜欢的下人偷偷私奔过好日子去了。小和尚心想,我也想和喜欢的人私奔,过好日子。

至于妖怪,等遇到再说呗。

小和尚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收拾好包袱偷偷溜走了。

半道上下雨了,小和尚匆匆忙忙跑下山,跑到山脚才想起来,哎,真笨,没有问公子叫什么,住哪儿,上哪儿找去呀。

他丧丧地去路边一个破屋里躲雨,一进门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盘腿坐在地上,背着书箱的书生不就是公子哥哥吗!

从背后就扑了上去,一把抱住人家的脖子。

他的公子哥哥十足被他吓了一大跳,说话都结巴了。

“你你你怎么在这儿!”

“我偷偷下山啦。”

“快回去!”

“不回去。”

“你要干嘛!”

“我跟你走。”

“我正要上京赶考,你别跟着我!”

“别丢下我。”

小和尚抱着他的手臂,可怜巴巴地看着他,眼睛里似乎有泪花,一闪一闪。

他的公子哥哥想到什么,忽然心软了。

十五年的距离,再远也敌不过血缘带来的亲密感。

终究是他的孪生弟弟,自己从小听父母提过,是清楚的,现在回家似有不妥,不如就跟着自己吧,有自己压着,也闹不了什么事。

何况这孩子也是伶俐可爱,有他作伴,倒也不觉得寂寞了。

“那,你要是想跟着我,你就遵守一个约定。不许吵我。”

“那怎么行啊!公子哥哥!”

“不许这么叫我,我有名字的。”

说着拿过小和尚的手,在手心写下“关鸿风”三个字。

小和尚满脸幸福:“咱们是本家啊!长得又一样,那你做我哥哥好不好?”

“不好。”

“好不好嘛!”

“不好。”

“为什么嘛!”

“你烦。”

“不管,”小和尚自说自话地揽住关家哥哥的肩膀,“你就是我哥哥了,你看我还没有名字呢,不如就叫关鸿雨吧,咱们就是‘风雨同舟’嘛。”

收获又一个白眼,谁上赶着跟你风雨同舟。

“对了哥,师父说我不可下山,需有正气护体才可驱除妖邪,要是有妖怪来找我可怎么办?”

关鸿风心想你不就是最大的妖怪。

“我一身正气,你怕什么?”

“和哥一起私奔真好!”

“你瞎说什么?什么私奔?和爱慕的人一起走才叫私奔!”

“我就是和爱慕的人一起走啊。”

小和尚,啊不,叫关鸿雨的少年,笑嘻嘻地看着对面红了耳朵却硬是板着脸的,刚认的哥哥。黑暗中,眼眸闪亮。

他等的那个人,终究是被他自己给寻到了吧?

 

(完)

 



评论(9)
热度(87)

© 猫猫猫猫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