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猫猫猫仔

微博:猫猫猫猫仔__墙头太多。
只会写傻白甜的文笔渣。
国产欧美通吃,动漫杂食。
RDJ本命,主all铁,虫铁虫,贱虫,hp双子罗赫,ST全员

【双关】艳遇 (算,算甜饼吗)

第一次给双关写文……

OOC预警……


1

午夜,关宏宇正蹒跚在一条黑漆漆的暗巷里,月黑,风高。

此刻,他心情差到了极点。

 

2

十分钟前。

关宏宇在局里“忙”了一晚上,装模做样地分析完一个碎尸案的前期案情,精疲力竭地回到家。

换班换得太急,没来得及吃晚饭,饥肠辘辘,冷风瑟瑟,就想着家里的一碗热汤,和那个热乎乎的人。

打开门劈头盖脸的不是和风细雨,是狂风暴雨。

“你小子,还好意思回来。”

冷冰冰的一句话砸在关宏宇脑袋上,砸的有点儿疼。

“我?我怎么了?”

关宏宇有点委屈,缓步走到沙发前,果不其然,跳进眼眶的是一张同样低温的脸。

“不知道?行,那你说说,今天分析犯罪嫌疑人刻画的时候,我教你的有句话你怎么没有照实说?”

“我,我那不是饿的,走神儿了嘛……”

“放屁!你还有理了?”

沙发垫子被用力甩到地上.

“你知不知道漏掉一个细节,很可能会严重影响破案进度?你也不是第一次干了,怎么今天就给我捅娄子?你担得起吗?”

“内什么,哥,我,我先吃个饭呗,你看……”

茶几被推到一边。

“吃?你好好反省反省!”

一股无名的火“蹭”一下升腾起来。

“行,你行。我走。”

关宏宇在大衣外套上用力地搓搓手,重新戴上围巾,走出去,使劲儿甩上门。

啊呸!他在心里恨恨地想,我他妈不回来了我!

然后去哪儿呢?

关宏宇缩了缩脖子,朝音素酒吧的方向走过去。

 

3

音素酒吧里很反常地放着一首甜甜的淡淡的情歌,刘音懒洋洋地擦拭着酒具和柜台,听到某人来了,头也没抬。

“来了?”

“啊?恩。”

“又吵架了?”

“……什么意思?为什么就得吵架才能来啊?”

“是不是吵架你自己心里还没点数吗?”

“……”

心想怎么你跟我肚子里的蛔虫似的。

“然后呢?喝什么?”

“随便,喝个痛快。”

“你哥……”

“让他滚蛋!我把话撂这儿,我不会回去了!”

刘音白了他一眼,转身倒酒去了。

还挺犟,你哥怕是没多久就得来找你,你就乖乖回去。

 

4

情歌并没有让人心情好起来。

关宏宇放下杯子的时候已是酒过三巡,平时酒量不错,今儿个空腹喝,心情又低落,难免有点上头,脸不见红,可脚是走不动道儿了,嘴里出来的都是胡言乱语。

“刘音……你……你真没劲,也不陪我聊聊……我……我要找个别的姑娘聊……”

酒吧的门被撞开了,闯进的男人把冷风带进了吧台。

是关宏峰。

关宏峰一眼就看到摊在吧台上的弟弟,喝得烂醉如泥,眉头紧了又紧,脸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他伸手甩出几张钞票拍在桌上,揽起弟弟就走。

刘音依然懒洋洋地在擦酒具,看他俩出了门,投过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今天很有意思。

 

5

关宏峰扶着弟弟走在路上,尽量挑了有灯光的道走,这小子一见着光了还挺来劲。

“我……我跟你说了……我他妈……不要你陪!”

关宏宇用力推开关宏峰,一个踉跄往前摔去。

关宏峰赶紧一步上前揽住他。

“老实点!臭小子……”

妈的,死沉死沉的还不老实。

“你看,你这么凶嘛……我不要你陪我,去,去……换个姑娘……能喝的……陪我喝两杯……”

呵,感情这小子把我当刘音了是吧?

关宏峰摇摇头,拉着他往前走。

关宏宇的嘴一点都没闲着,他揽着“刘音”的肩迷迷糊糊地笑,笑得跟个二傻子似的。

“我……我跟你说……这世界上我……我最烦的人,你……你知道是谁?”

“刘音”不出声。

“我……我告诉你……是,是我哥……我真烦他……”

“一天天儿的让我干这干那……学这学那……我……我容易吗我……”

“事儿妈……还嫌弃我……”

“我……我有时候故意惹他生气……嘿嘿……”

“刘音”冷着脸把他搭在肩膀上的手甩掉。

“但……但是……这世界上我最……最放心不下的人……人……就是我哥……”

“你说……他得顾着我……他也不容易……是不……是……”

“刘音”终于开了口:“恩。”

这小子,总算也有点良心。

重新又扶住他。

关宏宇更来劲儿了,他用力拽过关宏峰,还把脸贴上去。

酒气喷在关宏峰脸上,暖暖的,还有点痒,关宏峰心里有点热,他把头扭过去,不看弟弟那张嘟着嘴的傻脸。

关宏宇低头看对方的腰部,挠挠头:“刘音你腰挺粗啊,跟我哥似的……啧啧,这肉,你看你要减肥了……”

“刘音”粗暴地一把把他的手打掉。

你他妈说谁腰粗?

“恩?”关宏宇有点懵,“你到底……是不是刘音啊……姑娘?”

“看,你们女的……真……真不好伺候……”

关宏宇重新把嘴贴上关宏峰的耳朵,喷出一股股热气打在他耳廓上。

“所以我……我偷偷告你……我才不喜欢……女人哪……”

“刘音”惊异地转过头。

关宏宇已经瘫倒在关宏峰肩上,沉沉睡去。

 

6

关宏宇醒来的时候,是在家里的床上,温暖,干燥,有阳光投到枕头上,夹杂着早饭的香味。

厨房里哥哥在做饭,他端出食物放在桌上,解下围裙转身去拿外套。

关宏宇犹豫了一下,喊了一声。

“哥。”

“恩?”

“我昨儿……没怎么闹吧?”

“没闹,好好的。”

“那事儿,是我错……”

“没事儿。”

“昨儿是不是刘音陪我喝的酒?不对,好像又不是她?内姑娘个子还挺高……就是看不清啥样,你说我这算不算艳遇?嘿嘿……”

这小子。关宏峰打开门就要走。

关宏宇喃喃自语,突然想起了什么。

“我睡觉的时候没说胡话吧?”

“……没有。”

“没吐吧?”

关宏峰看了看阳台晒着的睡衣。

“没有。”

“哦,那就好。”

没心没肺的开始扒饭。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温暖世界被隔开,关宏峰重新回到这个冰冷的空间里。

他上了车,开始发动,一边开车一边打开手机,想了想,点开一个录音文件。

 

7

凌晨三点零六分,关宏宇在说着迷糊的梦话。

“你说……我要是喜欢上……亲兄弟,会不会……很奇怪……”

“……不会。”

“……别哄我……”

“真的不会。”

 

8

关宏峰关上手机,向局里开去。

这小子没说错,的确是一场艳遇。

特别艳。

 

(完)


评论(22)
热度(307)

© 猫猫猫猫仔 | Powered by LOFTER